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军衔等级:

  上士

注册时间:
2009-3-11
发表于 2017-6-26 20:45: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郑重声明
         本故事纯属虚构,没有巧合,请不要对号入座


       绿树环绕、百花争艳的人民广场是我们这个城市最早修建的街心公园。它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投身于大自然的怀抱,置身于沁人心脾的鸟语花香之中,总是令人感觉到心旷神怡。广场中间有一座巍峨雄壮的苏军烈士纪念塔傲然挺立,周围是庞大的建筑群体,既高低错落,又整齐划一。宽阔整洁的柏油马路两旁,绿树成荫、枝繁叶茂。在这样一条条绿色的长廊中大小车辆来往有序,川流不息。这里是全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第一汽车制造厂、长春客车厂、长春电影制片厂等数不胜数的名扬海内外的企业诞生在这里…….
        去年的秋天我正哼着小曲儿在街头散步,竟意想不到地与三十多年没见过面的老校友龚奕光邂逅。龚奕光人高马大,嘴里常常叼着一支烟却总是不点火,以至于我一直都没搞清楚他到底是一个瘾君子还是纯牌为了耍酷。
       龚奕光毕业以后没有留在长春,而是去了雷特省,自此我们之间很少有联系。偶遇的惊讶之余,自然会寒暄几句,龚奕光说他已经离职了,暂且回到老家长春修整一段时间。听了他的离职经过,我便对他说:“你们通信行业的事我不懂,听你这么一说跟我们这个行业大同小异,不过我还是挺感兴趣。走,咱哥俩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好好听你说说你的故事。”
       我拉着龚奕光走进了张家小院私房菜,可巧今天人少,随便点了两个菜,几瓶小二备好之后,龚奕光开始讲起了他及他的雷特省联通公司的故事。
        
        “怎么说呢,来,咱哥俩先整上一杯……要说我的故事就必须先说我的那些同事们的故事。要说同事们的故事就必须从一个人说起,今天我能在长春遇见你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拜他所赐,既然这里是张家小院私房菜,我暂且隐去其名,就叫他张功浪吧。”


           第一章 老二总有抬头日 媳妇终会熬成婆

        张功浪又升官了,跟上一次调来雷特省任党组书记、公司总经理不尽相同,这一次是平级调动,然而从一个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小省调到近两千万人口以上的直辖市任联通公司的一把手,在很多人的眼睛里还是与升官无异的。尽管在张功浪调离之前,联通集团公司派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巡视组来到雷特省联通分公司进行巡视并广泛地征求干部群众对张功浪任职以来工作的意见,尽管有几个傻帽还真的就相信了这个煞有介事的巡视组既然是来征求意见的就一定会解决问题,并充满希望、认认真真地反映了各个方面的问题,然而巡视组在向所有被征求意见的人表示感谢之后,以极其坚定地语气说:“我们一定会将你们反映的问题上交到集团公司”就走了。巡视组走了,张功浪也走了,巡视组尚未给出答案,被巡视的人已经升官了,前后相差不到五天的时间。于是大部分人开始嘲讽那几个提意见的人,我早说什么来着?
      
        三个月后,巡视组用不再那么坚定的语气给了那三个傻帽一个非常标准的答案,然后就下班了。
      
       整个事件如果到此结束也许就没有了故事,可这世界上偏偏有一种人喜欢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事。在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以后,还有三个人颇不服气地表示这事穷极一生也要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于是一个人起劲地想反转这一切,一个人表示自己将用坚强的毅力不断地去问为什么,最后一个人啥也没说回家蒙住头藏在被子里看了十几遍《三傻大闹宝莱坞》。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宝莱坞是山寨版的好莱坞,三傻傻就傻在一直把它当成好莱坞了。既然不是好莱坞,这一切就都可以找到非常合情合理的解释了。

      
        张功浪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幼年失怙,兄弟四人中排行老二。老人们常说:老大憨老二奸调皮捣蛋是老三,这话虽然不能绝对,但是却极其灵验地印证在了张功浪的身上。他长的浓眉大眼,像极了《主角与配角》中的队长朱时茂,然而说话的语气与其行事风格又与其中的陈佩斯没什么区别,特别是他说起“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这样一句口头禅的时候,那语气总是使人想起“皇军托我给您带句话”,似乎他的存在完全是为了证实这句话其实也是可以用一种极为霸道的口气说出来的,抑或是为了证实“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不一定就是君子,也有可能是一个卑鄙龌龊的小人。
       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尽管张功浪隐藏的很深,但是往往隐藏的越深的人越会在不经意的举手投足之间暴露出他晦暗的内心。当张功浪沽名钓誉六年终于从一个省分公司副总经理爬到了省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以后,张功浪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吹散了压抑在他心头六年的阴霾,这一口气吐出了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的积怨,这一口气吐出了他周身通透的快感。
        
       “这里的蓝天白云真好!”当他抵达雷特省联通公司之后,第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没有人想过这句话后面还会有什么寓意。后来的日子里,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大家,他这句话的深意是:这里的蓝天白云都是属于我的,如今熬成了婆婆的我就是要痛痛快快地耍一番婆婆的威风给你们看看……


已有 3 人评分经验 家园币 收起 理由
wsm528 + 1 赞一个!
gaoke2016 + 1 淡定
家园副管07 + 50 + 50 赞一个!

总评分: 经验 + 50  家园币 + 52   查看全部评分

军衔等级:

  上士

注册时间:
2009-3-11
发表于 2017-6-28 12:20:3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联通联通 于 2017-7-17 20:36 编辑

       第二章 张功浪一票制胜 林桂香恍然大悟

       人要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能塞牙。自从张功浪来到雷特省联通公司以后,林桂香的悲催日子便正式开始了。林桂香家在山区,父亲早年当兵,退役后一直在村里当村长,是个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火爆脾气。他做起事来雷厉风行,打起人来不分轻重。由于村子里挨打的基本上都是沾亲带故的小辈们,乡里的领导既不愿意看到村长打人又对长辈教训小辈说不出什么不是,何况村长是民主选举的,更不好干涉。就这样乡里的干部换了一茬又一茬,林村长始终还是林村长。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一辈子我就这么两个心愿,一是把子女教育好,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二是把村子管好,够了”。
      
       林桂香就是在这样一个父亲的威严下长大的,尽管是个女孩子,但是很大程度继承了父亲倔强、不服输的性格。毕业后在每一个岗位上都任劳任怨,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了省公司建设维护部总经理的岗位。
        
       事有凑巧,张功浪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就在公司机房大楼的厕所里摔倒了,摔倒的原因是厕所漏水地滑,竟然没有人写一个温馨提示:“小心地滑”!张功浪回到办公室立即招来综合部总经理常晓宁:“通知各部门负责人及以上人员到四楼大会议室开会!”
         
        “《细节决定成败》,这本书你们不是人手一本了吗?但是你们有谁读过?有谁读完了认认真真地思考过?”张功浪余怒未消,看着台下大眼瞪小眼不知所为何事的各部门负责人们开始了今天的会议。“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讲什么叫细节决定成败”。
       “机房大楼的厕所漏水这个细节你们谁知道?谁负责?”与会人员全部都抬起了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常晓宁。常晓宁不愧是综合部的总经理,沉着冷静遇事不慌不乱,只见她微微翻了一下丹凤眼,神情淡然地说:“本来办公与机房大楼的卫生间的维护工作都是由综合部负责的,但是,由于上次的漏水问题出现后我们正在打报告申请维修,计划建设部却私自把维修办公大楼的活接了过去,以至于造成了今天的结果,这是我们综合部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也是无可奈何的,对此我只能深表遗憾”。
        
       “看到了没有!你们都看到了没有!我调来雷特分公司之前就早有耳闻,说是雷特公司不好搞,干什么都没有个章法,长此以往,公司怎么会不是这个样子!”张功浪一边咆哮着一边想老子就拿这件事开刀,否则你们就不知道我张功浪究竟几斤几两!
         
       一听到“没有章法”这四个字,林桂香已经是火冒三丈了,碍于台上坐着的是刚刚调来的总经理,她只能撇了撇嘴。“林桂香,你撇什么嘴,作为计划建设部总经理,不干好你自己分内的事,你自己解释一下吧!”

军衔等级:

  少尉

注册时间:
2014-11-27
发表于 2017-6-29 10:40:29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青年

军衔等级:

  少尉

注册时间:
2014-1-2
发表于 2017-6-29 10:40:30 |显示全部楼层
张功浪是谁啊

军衔等级:

  上士

注册时间:
2014-11-22
发表于 2017-6-29 11:18:47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军衔等级:

  上将

注册时间:
2011-11-25
发表于 2017-6-29 11:29:50 |显示全部楼层
海南到北京?

点评

海南王仁广  海南到天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7-30 20:14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1-8-29
发表于 2017-6-29 14:03:34 |显示全部楼层
KEYI D

军衔等级:

  三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03-6-3
发表于 2017-6-29 14:32:07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吧 楼主
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爱自己想爱的人,别在乎什么理智,前途,计划,面子.....把它们统统丢到一边,因为死亡其实就在你身边

军衔等级:

  一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3-1-30
发表于 2017-6-29 15:38:43 |显示全部楼层
有看头坐等下文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5-1-2
发表于 2017-6-29 15:56:12 |显示全部楼层
通信行业中的文学青年

军衔等级:

  四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1-10-18
发表于 2017-6-29 16:08:49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搬好,坐等楼主更新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2-11-21
发表于 2017-6-29 17:48:50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请继续

军衔等级:

  一级军士长

注册时间:
2010-6-24
发表于 2017-6-29 18:15:5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有点意思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6-8-22
发表于 2017-6-29 20:19:07 |显示全部楼层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7-6-27
发表于 2017-6-29 20:58: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下文流出

军衔等级:

  上士

注册时间:
2009-3-11
发表于 2017-6-30 00:29: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联通联通 于 2017-7-22 02:26 编辑

       “那我就来解释一下,”林桂香腾地站了起来,“那个厕所坏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恰好我们机房装修,我就想顺带着把它修一下,怎么就成了我的责任了呢?”
      
        “顺带?说得多轻巧啊,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
      
        “张总,您这话说得就有些过分了,修个厕所能有什么猫腻?我姓林的敢凭着自己的良心说,我经手的任何工程如果有一丁点的猫腻出门就被雷劈了!但是如果谁去怀疑我他自己也应该好好想想再说”
        
       “林桂香你给我坐下,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一个中层管理人员应该有的态度吗?你还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我这人一向是就事论事,无论在谁面前我都敢凭着自己的良心说,我行得正走的端,容不得别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天王老子也不行!”
      
       “放肆!我就是要查查你这个所谓的行得正走的端到底是你的一面之词还是真会这样,散会!”几句话下来张功浪的脸已经是按照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顺序在变化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林桂香会当着全公司中层干部的面顶撞自己,只好气急败坏地宣布散会了。
      
       “进来。”回到办公室的张功浪正在思忖着,我刚到雷特省第一次开会就有人敢在众人面前顶撞我,长此以往还怎么得了?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进来的是综合部总经理常晓宁。
      
        “张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林桂香这个人一向是这样的目无领导,无法无天,您也别生气,生气伤了自己的身体对公司也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啊。”
      
      “不要以为自己有点儿能力就可以冲着我大呼小叫,她能力再强,这样在全体中层干部面前强词夺理也是不对的,难道以前就没人管管她?”张功浪似乎是在问常晓宁,似乎又是自言自语。这时候他已经站起来走到窗前将目光投向雷特省公司的大院。
        
       常晓宁对着站在窗前的张功浪的背影说道:“以前的领导在整个集团是出了名的和稀泥的,我觉得他们办事根本就没有什么魄力。”
        
       “哦”,张功浪若有所思,“谢谢你的关心,其实我也没有生气,你该忙啥就忙啥去吧。”
      
       半个月后,林桂香被撤职了。经过调查,中标承接计划建设部机房装修工程的公司私自将此工程转包给了一个这次没有中标的装修公司,因为这个公司同样是入围名单中的,所以项目经理拿来报销单据时她自己一时太忙没有注意发票的名称错了便签署了同意,这样就稀里糊涂地拨给了这个工程队一笔预付款。这就证实了张功浪的眼里的猫腻,公司就此宣布撤销林桂香计划建设部总经理职务,降级为项目经理。
        
       接到撤职的通知那一刻,林桂香彻底懵了,一时想不通这件事情真的如此的严重么?就因为一个人摔了一个跟头,就因为一张发票错了,自己辛辛苦苦二十多年的一切就这么被否定了?而且被否定的如此彻底。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这种事也会落在我的头上?
        
      她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舒定之走过来问道:“咋回事儿?”
        
      “你滚!让我自己冷静冷静。”
        
       “你三八啊?冷静就回家冷静去!”舒定之拂袖而去。
         
        林桂香这才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也是,早已经过了下班时间,自己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进家门,正在择菜的老公看着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关心地问到:“怎么了这是?病了吗?”
        
       “没什么事,只是不大舒服。”林桂香径自走进卧室,狠狠地把自己扔在了床上。天花板上的吊灯不知怎么的越看越别扭,林桂香心想,我怎么这么马虎没注意就把他们送来的单据就签字同意了呢?看来我真的错了,但是这个错误真的严重到如此地步吗?也许吧。如果我不去让他们顺带着把厕所修理一下的话,这个错误会不会就这样过去了呢?算了,事已至此,想也没有用了。林桂香起身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马丽沈腾的小品《扶不扶》,“都这时候了你还较那一米两米的真儿,有意思吗?”林桂香恍然大悟,原来我最严重的错误是不该自以为是地去顺带着修什么厕所。
      
       一个月后,林桂香调到了铁塔公司。
       一年以后,雷特省各大报纸门户网站同时出现了这样一则新闻:《记全国“三八”红旗手林桂香》
        
       “作为雷特铁塔的一名项目经理,她带领的项目组圆满完成了高铁公网覆盖配套工程施工任务,受到了雷特省政府和雷特省三家运营商的认可与好评。该项目成为2015年铁塔公司一号工程、高铁公网建设样板工程。这一工程也成为雷特省率先实践“多规合一”要求的典范工程。
        
       此高铁项目是林桂香到雷特铁塔后接手的第一项重大任务。从项目开工到竣工半年多时间里,她和队友跑遍了所有站点,走烂了6双鞋。2015年7、8月份,雷特出现少有的“蒸笼”天气,为推进项目林桂香需要经常在现场工作。
      
       她走在铁轨上,踩在道砟上,脚底起了泡,有时“寸步难行”。有一次,林桂香在高架桥上核对引线位置,工程师宋福征和施工队在桥下勘路由,宋福征突然大喊着跑向林桂香:“火车!火车来了!”工地上各种声音交织混杂,根本听不清楚,等林桂香反应过来,火车已经很近了,她连滚带爬地下了铁轨。当她站起来时,看到宋福征也已经摔倒在桥下。
      
      林桂香曾说,天气热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上了桥,进了洞,大半天下不去、出不来,不能上洗手间,大热天不敢喝水,又累又渴。她好几次出现眩晕,当时很担心能不能扛过这一天。每当回想起那些艰苦的日子,林桂香总会笑着说:“最终我扛过来了,我们项目组扛过来了,我们雷特铁塔人扛过来了!”
        
       看到这则报道时林桂香笑了笑,突然想给舒定之打个电话说:你错了,我不是“三八”,我的全名叫“三八红旗手”。

军衔等级:

  上士

注册时间:
2017-6-1
发表于 2017-6-30 09:49:08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期待
微信公众号:运营商有话说 (cmcc_speak)运营商人自己的自媒体,爆料、交流、吐槽,欢迎关注。

军衔等级:

  一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3-12-31
发表于 2017-6-30 11:30:52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下文。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7-6-8
发表于 2017-6-30 15:17:31 |显示全部楼层
等更新。。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7-6-27
发表于 2017-6-30 16:24:11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66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合作伙伴:Qualcomm |网站地图  

GMT+8, 2017-8-21 05:19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7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