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恒扬科技

军衔等级:

  下士

注册时间:
2013-8-18
发表于 2017-2-16 22:59:15 |显示全部楼层
心声原贴地址:http://xinsheng.huawei.com/cn/in ... ct=index&id=3147401

  多年以后,每当我因工伤致残的腿部剧痛时,我都会想起一审法庭上华为法务部人员嘲笑的嘴脸,你脑子进水了才会从央企跳来华为,华为是民营企业,不需要承担法律和社会责任,华为不会赔偿你一分钱。
  摘要:本人是GTS的一名员工,外派至东北欧,于2014年在海外发生意外事故造成工伤,腿部残疾,经司法鉴定所评定为工伤伤残七级。我向华为递交工伤材料要求申报工伤,华为人力资源部并未向社保局申报,一直以各种理由敷衍搪塞我,直到超期两个月后(超过社保局接受工伤申报截止日期)才答复我公司并未向社保局申报工伤,导致我向社保局申请工伤赔偿并未得到受理。社保局表示,这是由于华为工作失误导致,要求我与华为协商工伤赔偿。但是华为有关部门拒绝与我作任何沟通,也拒绝任何赔偿,让我大可起诉公司,导致我只有诉诸法律。龙岗法院经一审判决,华为应该支付本人工伤费用36万元。华为对此不服,又向深圳中院提起二审。二审作出了一个踢皮球的判决,法院在承认我的工伤事实的前提下,让我就工伤赔偿问题另循法律途径以人身损害再次立案起诉公司。公司不但没有对我进行任何赔偿,本月部门HR与我进行了沟通,希望我本人能自觉离职。(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所涉及的人员均用字母代替)
  本人于2010年入职,于2012年外派至东北欧。我于2014年2月27日在匈牙利宿舍内发生意外摔倒导致膝盖骨折严重受伤。当我去匈牙利医院就诊时,由于医院医疗设施落后(只有X光机,没有CT和核磁共振仪),医生水平差,医生误诊为肌肉拉伤,只医嘱卧床休息没有进一步治疗,并且在我复诊的时候暴力拉扯我的膝盖关节导致伤情加重(第二周复诊时本来同事可以扶着我走进诊室,经过医生暴力拉扯右腿膝盖后,我已经无法下病床行走,坐在轮椅上被同事推出的诊室)。
  在我意外受伤的这一个月里,我右腿完全不能行动,挪动一下右腿都剧痛难忍,上一厕所都需要花费十分钟时间挪动到距离床两米远的卫生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感谢我的舍友这段时间耐心照顾。记得某次我去医院复诊时,由于没有轮椅,他和另外一个同事架着我去的医院。我在医院检查时,他们两个就等候在诊室外拿着便携处理着工作邮件。结果直接主管打电话过来说不需要两个人都在医院照顾,留一个同事在医院就行了。结果由于我右腿几乎不能活动,借不到轮椅,步履维艰,从诊室到医院门口的五十米路走了半个多小时。
  这一个月我请了病假在宿舍休息,由于我的腿部异常疼痛,我每天无法正常睡眠,得不到良好休养,但我的直接主管依然以考评相威胁,让我在病床上照常处理日常工作(在三月休病假期间,我处理了一千四百余封工作邮件,回复三百多封,输出了二十多个工作相关文档,我在医院复诊时躺在病床上还在主持电话会议,被医生称为为了工作不要命的人)。由于医院误诊耽搁了治疗,再加上我患病期间也没有得到良好护理一直带病工作,当我于2014年3月28日去匈牙利的另一家私立医院检查时,医院诊断膝盖骨折部位已恶化为恶性骨肿瘤。
  当我拿到医院诊断书后,我立即订了后天的回国机票。即使在不确定生命能否继续的情况下,我没有撂下挑子不管,依然坚守工作最后一班岗。我在回国前的两天时间内坚持工作,输出了五个工作文档,把同事约来宿舍进行工作交接给他们赋能培训,直到我在去机场前半个小时,我还在宿舍里写着最后一份会议纪要。
  我回国后于4月10号在北京北大人民医院进行了手术,切除了膝盖以上部位二十公分股骨及膝关节,造成了终生残疾。经过深圳第二医院司法鉴定所出示的人身意外伤残报告,我鉴定为工伤伤残七级。伤愈出院后,我向公司人力资源部提出向社保局申报工伤。负责保险理赔的同事G起初说可以申请工伤,后来又打电话给我,说我在海外的意外受伤是在非工作时间发生的,公司不给申报工伤,让我就这么算了,只申报商业保险赔偿就行了。当时我并不了解工伤保险法律,听信了人力资源部的话就没申报工伤。
  在我手术期间,我的组织关系从东北欧调回到了机关,7月份我拄着拐杖回到公司开始了正常工作,由于机关当时人力紧缺,我的直接主管L让我一个人承担了两个人的工作,说让我先把两个人的活给干着,招到人了就能接替我,年底考评也肯定不会亏待我的。就这样我不顾自己的身体情况,一个人承担了两个人的工作,直到2015年过完春节,我才把工作交接了一半给另一个同事全职负责。结果2014年考评,我的PBC内容全部达成了挑战值,绩效却是C,L说,不管我工作完成的怎么样,反正因为我上半年请了几个月病假,因此要给我C的评价。当听到我的绩效结果后,我异常愤怒和心寒。我在海外请病假都没拿一分钱工资依然照常工作(病假期间只发20%工资,扣完五险一金就没了),我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依然带病站好最后一班岗,上飞机前还在写会议纪要,病床上还在主持电话会议,手术完回到机关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工作还全部完成PBC挑战值。我是由于工伤才请的病假,按照工伤保险法律,工伤期间病假视同正常工作,就算和公告栏里那些破格提拔的火车头相比,他们也没我这么具备责任感和奋斗者精神。经过我和L的再三沟通,L表示这个C你背定了,如果不满意的话,公司和员工都是双向选择的,你可以选择离职。
  沟通完考评,春节回到家,有个亲戚是律师,了解了我的情况,说我作为被公司外派出去的员工,依据法律规定,在非工作时间发生的意外也应当申报工伤。过完春节回到公司,我立刻提交了工伤申报资料给人力资源部要求申报工伤。人力资源部在接受我的材料后答应向社保局申报,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敷衍搪塞我,并未把我的资料交给社保局,一直到4月底,负责保险理赔的同事G才通知我,公司拒绝承认司法鉴定所的工伤鉴定报告,也未向社保局提交材料,此时已经超过了社保局受理工伤申请的日期。导致当我本人于5月份亲自去社保局提交工伤申请时,丧失了向社保部门申请工伤的权利。对于我的工伤,社保局表示由于提交时间过期不予受理,我由于工伤所造成的损失应与公司协商赔偿。
  事后,我才知道了华为为何执意不申报工伤。主要原因有如下几点:1.华为在全球拥有十几万员工,作为企业来说需要承担这些员工的安全管理责任,但是海外(尤其是艰苦及战乱区域)的意外事故发生率是相当高的。一个企业的工伤事故率过高是会被政府要求严格整改的(参见山西煤矿,发生意外工伤及死亡事故后,都会千方百计的瞒报少报),华为如果向社保局如实申报每年的意外工伤案件,政府会严令华为进行整改,为了避免受到政府的整改,华为干脆就不向社保局申报工伤。这就是为何我的申报材料公司一直未递交给社保局。 2.华为内部EHS也有相关规定,由于工伤事故会关联到相应部门主管的切身利益(考评),因此华为内部也会采取瞒报现象,我的申报材料在人力资源部卡了两个月。(参见富士康,富士康内部也有类似的规定,造成的恶果就是富士康中基层主管勾结瞒报工伤事故)3. 华为对于海外员工的意外受伤一向是推卸责任能瞒就瞒,最明显的就是疟疾。根据法律规定,在海外工作时因蚊虫叮咬患有疟疾属于工伤,但是我司在海外患有疟疾的至少也有五位数了,从没有听说有人申报工伤成功的。
  从此,我开始了与公司协商的漫长过程。我首先通过部门主管W反映希望与公司有关部门沟通,但是公司有关部门拒绝承认我的工伤事实,也拒绝与我进行任何沟通和赔偿。我委托了律师想与公司协商沟通,但有关部门还是拒绝与律师沟通,法务部接到律师电话表示公司不会赔偿一分钱,让我大可去法院起诉。被逼无奈下,我于2015年8月向龙岗区法院起诉。
  在一审的法庭上,法官表示华为作为一家五百强企业,应该履行法律责任和社会责任,由于华为的失误造成未向社保局申报,那么华为就应该对员工进行工伤赔偿,希望我与华为就工伤赔偿问题进行庭外调解。法务部人员嘲笑着看我说,谁让你脑子进水了从央企跳来华为,华为是民营企业,不需要承担法律和社会责任,华为不会赔偿你一分钱,法院该怎么判怎么判,华为遵守法院的判决。经过了几个月的判决,龙岗法院于2015年12月发布了一审判决书,认定华为需承担责任赔偿员工的工伤损失36万。
  在一审判决发布后,公司拒绝承认一审判决,拒绝对我进行任何赔偿,于2016年2月又向深圳中院提起了二审,公司提起二审的理由是,华为作为民营企业,当事人在海外发生工伤事故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在法庭上,法官对着华为法务部说华为还是应该履行法律责任,这样一个事实清晰的工伤案件,当事人被华为派到海外发生意外连命都差点丢了,由于华为不向社保局申报造成了当事人无法得到社保局的工伤赔偿,那华为就应该与当事人协商一个赔偿金额。当着法官的面华为法务部满口答应说会和我协商赔偿额,出了法庭的门就翻脸不认账,拒绝与我作任何沟通。5月底深圳中院公布了二审判决书,法院作出了一个推卸责任的踢皮球判决,法院在没有否定我的工伤事实情况下,将赔偿的责任模糊化,要我让我就工伤赔偿问题另循法律途径以人身损害再次立案起诉公司。我已经向广州高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距离我的工伤发生已经两年多了,与公司协商工伤赔偿也已经一年多。因为工作原因,我把生命都差点奉献给了华为,但是却只得到公司冷漠的回应,从我发生工伤到现在,公司没有一个人与我正式沟通过工伤事故赔偿问题。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我应有的赔偿,身心俱疲,并且因为我争取工伤待遇权利与公司对簿公堂,我在公司也受到了各种不公正的歧视待遇。2015年的绩效考评,我在完成各项PBC挑战值的情况下,依然被部门给予了C的考评。我在与部门主管的沟通时,部门主管拍着桌子说,我给考评从来不看PBC的,我认为你的工作态度不好,所以就给你C的考评。
  《任总在员工关系年会上的讲话》我也看过,关于员工人身突发事件保障这一段让我看的时候非常感动,于是我上个月向EMT团队和秘书发了邮件请求给予公正处理,但是时至今日我只收到了一个回复。那就是这个月部门的HR来找我沟通,说鉴于我在公司的表现,希望我本人能主动提出离职。至于我的工伤赔偿问题, HR说要回去研究,但是一个月过去也渺无音讯。
  写到这里,想想也许EMT太忙没看到我的求助邮件,HR劝我离职也只是尽她自己的工作,那就把这封求助信发在心声上吧,希望公司能给予我一个公正的处理,我每天上班都要看到“大胜在德”,希望公司能认真履行。
[转回复] 原帖作者“喝红茶的科比”说:
  1)华为为何执意不申报工伤,耽误了我的治疗,造成了我终身残疾。主要原因有如下几点:1.华为在全球拥有十几万员工,作为企业来说需要承担这些员工的安全管理责任,但是海外(尤其是艰苦及战乱区域)的意外事故发生率是相当高的。一个企业的工伤事故率过高是会被政府要求严格整改的(参见山西煤矿,发生意外工伤及死亡事故后,都会千方百计的瞒报少报),华为如果向社保局如实申报每年的意外工伤案件,政府会严令华为进行整改,为了避免受到政府的整改,华为干脆就不向社保局申报工伤。这就是为何我的申报材料公司一直未递交给社保局。 2.华为内部EHS也有相关规定,由于工伤事故会关联到相应部门主管的切身利益(考评),因此华为内部也会采取瞒报现象,我的申报材料在人力资源部卡了两个月。(参见富士康,富士康内部也有类似的规定,造成的恶果就是富士康中基层主管勾结瞒报工伤事故)3. 华为对于海外员工的意外受伤一向是推卸责任能瞒就瞒,最明显的就是疟疾。根据法律规定,在海外工作时因蚊虫叮咬患有疟疾属于工伤,但是我司在海外患有疟疾的至少也有五位数了,从没有听说有人申报工伤成功的。
  2)法务大妈骂我脑子进水,华为是民营企业,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和社会公德,并拒绝履行法院判的赔偿。另外法务大妈由于对抗员工表现优异,已经从17级的普通专家升级到19级的公司任命领导和领域顶级专家了。
  3)我本人希望和公司内部和解,已经主动找了各级领导,包括任总的秘书等,但是目前领导们的回应让人很是气愤。无赖我才在心声发帖,希望得到更大的关注,以促进问题的解决。如果内部心声发帖都没用的话,我将通告媒体(已经有媒体找我)和继续打官司(已是终身残疾,必须为自己争取赔偿,以平安度过后半生。)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下士

注册时间:
2014-10-18
发表于 2017-2-17 00:00:4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上尉

注册时间:
2016-2-23
发表于 2017-2-17 00:09: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tysdfq 发表于 2017-2-17 00:00
任正非这样做不怕遭天谴吗?太没人性了。

马甲真多。
马蹄山老鼠,下贱肮脏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下士

注册时间:
2013-8-22
发表于 2017-2-17 00:19:3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因公自残的老兵已经被逼离职了,法院判了34万,华为硬是不执行,一分不给,还把作者赶出了华为。这就是中国最骄傲的民族企业。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中士

注册时间:
2016-6-15
发表于 2017-2-17 08:59:24 |显示全部楼层
菊花这点做得有点不厚道了,你现在这么有钱还这么抠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中士

注册时间:
2008-12-3
发表于 2017-2-17 09:01:28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去华为,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下士

注册时间:
2009-11-17
发表于 2017-2-17 16:48:29 |显示全部楼层
弱势群体真的很无奈。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7-1-21
发表于 2017-2-17 17:59:19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7-1-9
发表于 2017-2-17 20:55:03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公司太缺德了,注定会遭到应有的报应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1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7-3-26 23:00 , Processed in 0.060434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6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