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恒扬科技
FeMale不在线
reta 实名认证 

军衔等级:

  超级版主

注册时间:
2008-6-17
发表于 2017-1-6 11:02:23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品味项目人生

葛平

我2005年毕业后加入公司,并幸运地赶上了无线网络大发展的黄金十年,从2G发展到3G/4G,从网络部署到演进为精品网络建设,在这大发展的10年中,我刚好做了10个公司A级项目,每个项目的范围和挑战都不甚相同,交付也各有特点。项目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

1、客户的最后通牒

2008年我出差乌克兰支持Life无线项目的售前支持并中标,代表处留我下来继续担任项目TD(技术总负责)。那时我还没有海外交付经验,第一次海外A级项目就担任TD,现在想来那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交付项目的巨大挑战,很快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2009年3月,首战点搬迁选定在了西部小城Lutsk。3月的Lutsk大雪还依旧纷飞,素装银裹。为了首战告捷,华为和客户管理团队都去了现场督战。3月20日首战搬迁,可直到19号晚上10点,站点还是无法调通。由于有高层督战,客户项目经理Ozgen的压力也非常大,十点半发来最后通牒短信:“Please swap first site at 10:00 next morning or book your flight to China! ”而此时我们还没有定位原因,没有亲身经历这个过程的人无法体会当时的压力。

凌晨已至,我们还在跟研发联合定位问题但仍然毫无头绪,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滴答声中消逝,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停下来,多给我们一些时间。当时Life项目是GRFU(GSM多载波射频模块)首次商用,而我们在调测过程中GRFU始终无法加载成功。定位了很久,我依然找不出GRFU的任何产品问题。复杂的问题背后,往往都是非常简单的原因,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在我的眼前,它会不会不是GRFU呢?按此逻辑,我查询GRFU的闪存发现,单板虽然标签贴的是GRFU,但实际却是MRFU(多模射频模块),原来是新产品首批供货出了问题。最终我们通过刷新单板闪存解决了问题,在凌晨3点终于调通了站点。

第二天一早,客户都兴致勃勃地赶到站点观摩首站点割接,客户工程总监看现场人太多,要求只允许华为团队一个人进入站点,作为TD,我站了出来。此刻在站点中的我,成为被“围观”的对象。幸好漫天纷飞的雪花让我冷静下来,我一边与集成中心电话联系,一边现场指挥分包商。搬迁正式开始,客户掐表计时,仅仅5分钟,第一个站点成功割接上线!现场客户对这个结果非常惊讶,纷纷表示祝贺,我也长舒一口气,首战告捷。

首战点成功割接与客户合影

2、捋清“剪不断理还乱”的连线

乌克兰一战顺利结束,我也继续前行。2010年,我在摩洛哥最北端海边城市Tanger,面对湛蓝的直布罗陀海峡,翘首远眺对岸的西班牙。没想到一年后,我又站在了西班牙最南端的Cadiz,远眺对端的摩洛哥Tanger。时空变换,竟是如此的美妙。

8月,马德里还处于盛夏休假季,而迎接我的则是当时技术难度非常高的西班牙Orange无线项目。合同要求我司负责整个电信网络的设计和端到端实施,为技术全Turnkey(交钥匙)性质的交付。

以往的项目只是交付我司产品本身,或者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做Turnkey新建站点。这个项目我司需要负责整个电信网络的设计,无线搬迁包括从基站一直到核心网的端到端连接,之间的所有一切都是我司的责任范围,都需要我司做设计并负责最后的集成。

面对大量现网第三方厂家的设备和网络,我们犹如打开潘朵拉黑盒子一样感到失落和无助。一开始我们试图通过各种信息的搜集去整理传输拓扑,但发现客户的网络信息经由多年的各厂家工程交付和各种代维,现网信息早已缺失不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看来要理清现网信息,必须要去站点了。但一进入机房,我立马就被各种纷繁复杂的连线给震惊住了,现网涉及多个厂家的传输设备,且历史设备种类繁多,机房内各种光纤、E1线、网线错综复杂,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为了彻底梳理现网传输,我们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插拔端口的方式进行现网排查。由于是现网操作,只能在半夜进行,于是我带着本地员工在机房旁边安营扎寨,每天凌晨开始进行测试。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整整一个月的不眠之夜,我们终于梳理出了第一个传输汇聚机房的E2E传输拓扑图,潘多拉魔盒终被破解,那种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感觉真是无以伦比。

曾经有记者问NBA球星科比:“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呢?”科比反问道:“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其实作为通信工程师,我们是见到凌晨四点的天空最多的人。凌晨四点的马德里,满天繁星,街道静谧,还有我们每天从机房返回酒店的车。

现网传输排查

3、一杯咖啡,敲开客户的门

如果说交付很难的话,验收则是难上加难,而我又恰恰与验收苛刻著称的美洲移动不期而遇了。2012年初我司无线首次突破墨西哥本土子网LTE项目,交付还算顺利,但直到2013年8月,验收却没有实质进展。

2013年,我加入项目并重点攻克验收问题。美洲移动的验收需要按照合同中所有功能特性进行验收,经分析总计条目634条,涉及客户17个部门,各级别的签字共计87人次(其中CTO签字16次),最终才能拿到第一批次站点的验收。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通过系统梳理,验收共需准备支撑文档4568个,我带领团队一个一个文档准备、内部审核、递交客户、沟通确认、签字验收,没有捷径,全靠坚持不懈的决心和毅力。

客户网优主管一直对我司比较苛刻,有一次我们约了他审核一批文档,但不巧那天客户却组织了部门会议,直到下午下班还没结束,而我们则一直坚持站在外面等候。客户也从门缝中瞥见到我们,但随即转过头去继续开会。此刻我想,越是如此情况就越不能放弃,今天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到晚上8点,我看客户会议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于是买了一些咖啡和点心,趁他们会议间歇给送进了会议室,我笑着说:“We are hungry outside, so I think you are also hungry inside.” 大家都会心一笑,那一瞬间,原本僵化的客户关系一下就缓和了。晚上10点,客户终于开完会,我们也在会议室外足足等了8个小时。虽已经将近10点,客户并没有急于回家,跟我一起把文档快速审核完了,并很快就签字了。

基于不懈的坚持,我们终于在6个月内成功获取验收。在4G时代,第一次进入美洲移动本土子网的华为,依靠艰苦奋斗和坚持不懈,在验收突破上领先于友商。

助力客户LTE商用发布

4、把网络开通到深山部落

在以往的项目中,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如何快速高质量的顺利交付,而埃塞项目则让我真正深刻理解了公司的愿景。第一次了解埃塞,来自NHK的纪录片《中国力量-驰骋非洲的巨龙》,有个片段一直让我记忆犹新:在某次部落聚会上,酋长拿起手机,在中国工程师的指导下,打通了当地第一个无线电话,兴奋不已,所有民众都载歌载舞进行庆祝。我真切地感受到,通讯工作的伟大愿景,就是丰富人们的沟通和生活。

埃塞只有ET一家国有运营商,网络建设不仅仅是ET的职责,更是整个国家五年发展规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初,华为接手了整个网络的搬迁改造,全网搬迁2G同步开通3G,并在首都新建4G。通过快速海量交付,我们实现了峰值单月完成500个站点搬迁、350个TK站点的交付,创造了埃塞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交付奇迹。

在埃塞,我深刻明白了什么叫“众志成城、人心齐泰山移”:我走过了平生最多的盘山小路,见证了依靠骆驼等,把一包包、一根根水泥、砂石、钢筋运到站点的情景。1吨多重的油机,也是靠人工抬到站点;有些站点实在无路,连电力公司都放弃电力引入了,我们把方案变更成太阳能硬是给开通了……丰富人们的沟通和生活的愿景和使命,让我们面对无论有多远、多难的站点,跋山涉水、人拉肩扛,也要把网络开通到深山部落,永不放弃。

但即使这样,到2015年11月底,仍然还有15个站点,连客户都认为无法靠人工搬运完成。这些站点的山路最短十几公里,最远的一个48公里。最后,客户工程主管Z说,这些站点他们去军队协调直升机运输,但过了两周,客户Z垂头丧气地告诉我们,直升机运输需要现场能够提供至少15*15米的平地,而这些困难站点都在山头上,哪来的平地啊!无奈之下,我们跟客户一起前往当地村落,联系政府发动当地群众参与,当地人听说是给他们建设无线通讯,纷纷要求贡献力量。我们组织了上百人的搬运团队,大家带上干粮和草席,吃住都在山路之中,在乱石滩中一步一步艰难地腾挪,硬是通过整整两周的搬运,将设备送到站点。

人拉肩扛的最后一公里设备运输

2015年12月31日,项目组例行跟客户PD老A汇报进度。老A军人出身,作风非常强势,平常讲的最多的一句话是:”Please do it today!” 汇报完后,老A说:“我知道你面临很多挑战和困难,不过,你们达成了目标!”客户的认可永远是对华为人最高的褒奖。
  
10年来,在多个项目交付的历程中,我品味了各式项目的酸甜苦辣,也领略了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新项目总会遇到新的挑战,加入新的团队,结识新的客户,领略新的风景。10年后的我,依然时刻准备着,在人生旅程中迎接下一个项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7-6-23 21:51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7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