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恒扬科技
查看: 12988|回复: 43

社招财务的华为两年 [复制链接]

军衔等级:

  中校

注册时间:
2012-10-23
发表于 2016-12-24 13:23:05 |显示全部楼层
通往天涯/文

社招PFC(Projectfinancial controller)男一枚,来华为之前已经有9年的工作经验,2014年8月入职,海外常驻一年半。电子流已批,按照惯例,发一贴,记录一下在华为这两年的工作历程。


一、入职


2014年8月1号星期五,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一天,坐了20几个小时的火车(笔者当时穷啊,虽然工作了9年,没有多少积蓄,这也是为啥来我司的原因)从家来到了深圳,下了火车感受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真TMD热,第二件事是,真TMD破(特指马蹄山BD),比我家红瓦蓝天、海浪沙滩、清风怡人的环境差远了。


打了个车来到了报到指南上说的百草园,门口就有指引,告诉你去哪栋楼报到。出示了身份证件以后,接待的MM帮忙办理入职手续,然后就是拍工卡照,发给百草园的房卡,然后就是去体检,等体检通过后给通知,然后才能参加大队培训。周六在马蹄山附件晃了一天,主要是找房子,因为大队培训后就要自己找房子住了,看了马蹄山的民房,破的不能再破的那种,没空调一张床的也要600元,带空调的至少800元,天热我还能暂时忍受,满地爬的蟑螂差点让我崩溃。


二、大队培训


早晨六点多一点就爬起来跑操还真是不适应,教官一看就是退伍没几年的,脸上还露着些青涩,看似很严格,但对我们这些社招来的老油子,偷奸耍滑还真没招,当年笔者扛着一身140斤的肥膘在机加跑一圈和洗了澡一样。记得当时最盼望的就是下雨,一下雨就不用跑操了,可以睡个懒觉。


大队培训的课程也并不那么轻松。课程安排的紧,这中间还穿插着各种小组输出,老师上课基本上就是给灌输我司的核心价值观,搞笑的是社招的班不乏一些IBM、爱立信跳过来的,各种挑战华为的价值观 ,记得一个爱立信的哥们就对奋斗者和加班的文化提出来很大的异议,和老师辩论了一番,气场着实强大。反观隔壁校招班,都和小绵羊一样,一张白纸,任你书写。


培训最后一天下午,课程都结束了,签了合同,发了正式的工牌,还有工资卡,里面有预支的1600元的生活费,当时真是对我司感激的不要不要的了。真想一辈子在我司干下去(好傻,好天真)


三、部门报到


第二个周一的早晨到了部门报到,传说中的A10,离着老板也近(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A10的餐厅),先去部门秘书MM那里领了电脑,全新的X240小黑本(当时那个激动啊,如果知道这货之后给我带来那么多烦恼,我当时估计会砸了它)。我们一批大概8个人,除了3个是社招,其他都是应届的,部门有个总负责的导师,年龄不小了,很和蔼慈祥的那种,给我们开了个小会,让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讲了讲PFC的工作内容,在机关培训的大体内容,最关键是询问了每个人以后的分配意向,愿意不愿意去艰苦国家,比如非洲。大部分人都表示不挑剔,服从分配,少数不想出国的还被老师教育了一番。然后让另外一个老师给我们分了各自的导师,我的导师是个女的,从海外回来的PFC,和笔者年龄差不多,经验很丰富,脾气性格也特别好,简单寒暄了一下,就找了个自己的座位,打开电脑开始熟悉我司的网站、系统。最让我惊讶的是W3的强大功能,我的前一个公司也号称中国企业的骄傲,但是和我司一比,简直弱爆了,系统各自为战,门户形同虚设(后来发现我司的系统也忒TMD多了,但起码在W3可以找到你想找的很多东西)。


在部门的前两个周,做的最多的就是看导师发的一些资料,PFC工作的基础知识,高阶知识,还有一些excel工具之类的,还有就是定期帮部门搜社招的简历,每个人一周至少10个简历,要符合要求,比如:至少是正规本科,不能是三年两跳,年龄限制等等。笔者在想当年我的简历是不是也是这样被某个MM搜出来的。


四、双周培训


在部门百无聊赖待了近一个月,在这一个月时间,笔者还是比较happy的,没有压力,一切都是新鲜的,在坂田路口和同事合租了个房子,三点一线,按时上下班。慢慢习惯着在机关的生活(后来才明白那种日子真的是过一天少一天,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期间其实还是比较忙的,主要是笔者英语太烂了,公司规定托业考试过不了650分,口语过不了一定分数,是不允许常驻的。一起进部门的应届的同事们,大学期间就考了托业,而且个个都900多分,可怜笔者第一次考了635,口语差了2分。好歹咱也是四六级轻松过关的人,不过谁让咱毕业那么久都没用英语了。没办法,硬着头皮接着考,背单词,做习题,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好在基础还在,第二次考试轻松过了。


终于,部门给安排了PFC的双周培训,课程也是满满的,有几天晚上安排到很晚,还有一些演练什么的。讲课的导师也多是海外回国的有丰富经验的PFC,还有共享中心账务的牛人,主要是之前自学的内容,项目管理的基本知识,概预核决的介绍等等。还安排了参观展厅和无线产品知识学习。形式也是分组,大部分课程都有演练和分组讨论输出,表现好的小朋友还给发红花(感觉像回到了幼儿园),最后是在线考试,题目基本上都是学的内容。考试的成绩和PFC的表现得分都是要最后算总分的,当然也和你第一年的考核有关,影响到你年终奖。


五、账务培训


两周的PFC培训很快结束,笔者各项成绩还算满意,此时已经快到国庆节,趁着放假回老家和爱人办了婚礼,假期还没结束就赶紧赶回深圳(笔者入职前领的结婚证,按我司规定不享受婚假)现在想想亏欠父母,爱人太多太多了,没在家陪父母多长时间,也没给妻子一个蜜月旅行。


十一回来机关安排了个一个月的账务培训,主要是在账务中心学习,也分配了导师,平时一天有半天上课,另外半天跟着导师学习,笔者会计学专业毕业,中级会计师支撑,注册也过了几门,本以为账务培训小菜一碟,自从上了一节课介绍我司的IFS,我就彻底凌乱了,自尊心被打击到冰点以下,什么POD、PAC的一团浆糊,要命的是不仅仅要考试,还要答辩。我的导师是个刚毕业入职没有两年的小姑娘,很是干练,说话很快,干活也很麻利,有几次去问不明白的问题,讲了几遍我都没听明白,估计忙也没空多搭理我,咱这老脸真是拉不下来了。好在答辩前给讲了很多注意事项,加上当时几个答辩评委是账务的领导,都没空参加,笔者答辩勉强过了,考试也不知道怎么糊弄过去的。现在想想我司的账务团队真都是牛人多,这么复杂的逻辑,还都不是学财会的(好多人学俄语),都能搞清楚。


六、分配


说到被分配这个话题,有点蛋疼了,PFC众所周知,是要分配到区域做项目财务的,全球这些地区部,好点的地方比如西欧,东北欧,北美,南泰又或者如南美南,巴西,东南亚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非洲、中东这些地方基本上把男同学给预定了,部门分配的导师也要按照客观情况来分配,除非你明确提出不去非洲等艰苦国家,部门也会考虑,但是听说会影响你分配的时间,或者你第一年的绩效(听说而已,具体大家自行补脑),我们PFC双周培训这批,有几个MM是带我们新人的导师的学生,就被分配到了南美南、南太和东南亚,这个不能怪别人,你如果是美若天仙,温柔可人的小女生,导师可能心软给你派到非艰苦国家。当然更多的兄弟们还是去了非洲和中东这种地方,有的国家说实话我这辈子头一次听说(比如马拉维,什么鬼地方,在地球上吗)。


话说见了部门导师,之前已经做了去黑非洲的充分准备,和家属也提前做了思想工作,说一旦去了非洲,到时候让你随军,带你去骑大象,看狮子,多惬意。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导师竟然说你去H国如何?有个我司的A级项目,缺PFC,你去锻炼锻炼?A级项目比较能锻炼人,新入职的一般是不会给派去A级项目做PFC的。当时那个给跪啊,笔者了解这个国家,不就新疆过去一点点嘛?过了天山就到了,西域风情啊,各种神往,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当时真是傻的掉渣了,这么好的机会凭啥给你,如果当时知道项目是什么样的,我还真打算申请去黑非洲算了)。导师说你先回去准备准备,很快地区部的行管和国家CFO会找你谈话。当时就兴高采烈和老婆大人通报了情况,家人也替我高兴,起码不用去非洲被疟。


七、交接


从A10回G区的第二天,代表处CFO在Esapace上来电话,问了在机关培训的计划,我说十一月份底还有个双周的C8培训,到12月初结束,他说尽快办理签证,和你交接的女生叫xxx,已经回深圳了,你马上和她联系,开始交接,培训、办签证同时进行,务必12月份中旬到一线。


挂了电话后我对这么紧的安排到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给我交接的MM名字很美,想着应该个年轻美貌的小姑娘。正YY着呢,MM竟然打过来了,激动的接了起来,上来就听到一个很男性的声音:嘿,兄弟,我是要和你交接的xxx,你现在在哪个区?亲娘咧,笔者当时满脸的都是竖线。我说在G区,她说哦,要不你来B区吧,这里有地区部的办公室,你过来我和你说一下交接的事情。背上电脑包,坐上穿梭巴士来到了B区,那是我第一次去B区,感觉就是阴暗、压抑,不过现在应该在重新装修。见了要和我交接的姑娘,个子不到1米6,360度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女生,说话是男生那种憨憨的,嘴里各种我C我C的,笔者当时脸上又是各种线。晚上一起在食堂吃了个饭,吃完饭走到公司门外,这姐们熟练的从裤兜里拿出来烟,点上,吞云吐雾的。笔者的脸上当时已经彻底被竖线布满了。我心说这是你的本性还是在海外被折磨的?


接下来就是正式的交接了,我所在的这个项目是H国第一个LTE项目,项目规模在地区部也算是比较大的,但是因为涉及到和26的格局竞争,合同签的是相当烂,用老板的话就是,签这个合同的简直是卖国贼,结果就是巨亏。项目组人还是比较多的,PFC除了MM之外,还有个经验比较丰富的PFC总负责,另外还有一个本地的PFC在做一些采购合同评审和PO付款登记工作。MM也就是平时例行做一下项目的滚动预测,项目的经营分析,推动任务令闭环,审视一下月度人力成本数据,物流成本数据,季度做一下存货盘点,还有一些临时分析等等这些基础的工作。


可怜的我,从此白天一半时间G区或者新天下上课,一半时间B区交接工作,晚上还要加班写答辩材料准备考试还有熟悉交接的工作内容。MM帮忙申请了各种PFC必用的系统,仔细讲了每个工作怎么做,但是对于项目的基本情况、合同的基本内容都没有讲,只是一些基础性的工作,据她讲她也只在这个项目待了一年时间,很多事情比如预算刷新都是她的师父,也就是总负责的PFC做的。她的师父由于签证问题,也要离开这个项目,已经在和其他人交接了。我问MM经营分析怎么做,她发我一个模板,说把上月数据更新一下就行了,哪些哪些数据从Isee里面导出来贴上去就行了,哪些哪些数据要发邮件给谁谁要。Isee里面导出数据还好,MM已经交给我怎么做了,发邮件给其他人要的数据都像石沉大海没人搭理。没过多久MM问我怎么样了做的,我说他们都没有回复我的邮件,MM也是暴脾气啊,Espace电话就给一个项目组的同事打过去,上来就是我C,你TMD怎么还没把数据反馈过来,赶紧的。那同事也挺横,说我这忙着呢,等会吧。后来到了项目组跟同事聊起来这事,说一是这MM年龄小,大家都让着她,二是特烦发个胶片让更新数据,又不说清楚更新哪些内容。


八、C8培训


进入到11月份下旬,账务培训已经结束,交接还在按部就班的继续。收到了机关导师发的C8培训的通知,培训地点在华大,总共两周的时间。一开始秘书MM给报的是英文班,以笔者当时的英语水平,这不瞎掰吗。果断找秘书MM申请换个中文班,碰巧有个参加中文班的PFC有事不能去了,就把我换过去了。后来想了想,其实当时换不换真的无所谓,对于我一个刚入职的PFC,对项目管理没有太多认知的新人,英语班和中文班都只有一个效果:听不懂!


C8就是项目八大员,PFC是其中一个关键角色,还有PM/PCM、TD、SCM、PPM、HR、DQA、CM。我被分配在了黄色蜂群一组,小组其他人都是按照八大员配置的,个别岗位会有两个人,比如PFC我们小组就有两个,我和另外一个从账务转岗的。两周的课程有讲师授课,小组演练,基本上是围绕着LTC流程来展开的,比如PMP流程中,项目分析、规划、建立、实施、移交、关闭这些流程和LTC的对应关系,然后就是各个角色对应的流程如何与PMP流程和其他流程衔接合作。做的最多的一个演练就是泳道图,每个角色拿着一些印有各自角色详细流程的卡牌,放到各组认为的合适的节点,然后派一个代表讲解一下,最后看哪个组放正确的卡牌多。笔者当时在小组里算是最弱的一个角色。几乎没起到任何作用,因为当时对项目管理,对流程一无所知,更别提与其他角色的配合,讲师的授课也听的懵懵懂懂,当时培训的内容基本上现在都忘掉了。


有时候想,一个刚入职的PFC,真的适合去参加C8培训吗?走马观花跟着溜了一圈,可能最终收获的也就是有个大体印象。如果是在一线项目中工作了一两年的PFC去参加这个培训,我想会更合适一些,因为有了一定的经验,带着问题去培训的话,效果会更好一些。当时可能也是机关对C8有硬性人数指标,在海外的PFC本来就一大堆工作要做,一个萝卜一个坑(当然更多的是一个萝卜在好多坑里)不可能轻易就放你回国两周封闭培训,实在没办法才让新入职的PFC去参加(反正早晚要参加),但是效果确实打了很多折扣。


C8培训时去H国的邀请函已经下来,代表处CFO催着尽快去办理签证(H国是必须面签),没办法,硬着头皮和班主任请了假,就这样只参加了一个周的培训,就在周末匆匆赶去了北京。结果C8的成绩全班倒数前三,因为有一个周没有参与课程,也没有任何得分。


九、办理签证


在北京大使馆面签的经历,也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当时已经12月初了,北京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度,笔者周末从温暖的深圳飞过去,连厚一点的羽绒服都没穿,脚上还是一双皮鞋,由于H国的北京大使馆是没有预约的,只能在使馆外面排队,笔者周一早晨七点就到了,前面已经排了很多人,冷风刺骨,排队的地方还是个阴面,连太阳都没有。排到9点半,使馆开始办理业务,一批批人往里面叫,当时已经快冻僵了,可恨的是各种中介介绍的人先于排队的人进去面签(中介给了大使馆钱的,不用排队挨冻,你就知道这个国家是多么腐败了),整个队伍,半天没有挪动一点点,当时有很多中介问要不要代理,不用排队,直接进去面签,包过,价格大概两三千。当时笔者没有经验,其实只代排个队也就几百块钱,免了挨冻之苦了。这样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半使馆下班都没有排上,只能第二天接着再去了。下午特地去买了一些厚衣服和厚的鞋子,做好充分准备。周二和周一的情形差不多,很多中介安排的插队的,要命的是使馆系统坏了,等到下午一点半依然没有排上,只能周四再来了(周三使馆休息),虽然穿的暖和点了,此时已经快被冻成了冰棍了,心里愤怒到极点,什么鸟国家!回到酒店,终于感冒了,发烧,挣扎着去药店买了药,在酒店昏睡了一天。周四一早感觉好点,就爬起来接着去使馆排队(不知哪来的毅力),谢天谢地,11点钟左右终于排到,可以进屋等着了,不用挨冻了。保安是个胖子,安排你去到哪个窗口递交材料,轮到我时,说你去4号窗口,四号窗口是个男签证官,带着个白色口罩,本来汉语都说的不清楚,只听他模糊问了一句,去H国干什么,我说去出差,他翻了一会我的资料接着说你写的签证目的和邀请函不一致,接着把我资料仍在他旁边的垃圾桶里了,然后说下一个。笔者当时那个火啊,尼玛以为你是山姆大叔啊,这么横。就这样第一次递交签证失败告终,资料也不给退回,只能回深圳重新再整(有一些公司盖章的证明信),据说四号窗口带口罩的签证官是个拒签狂,各种奇葩理由拒签。


马不停蹄的回深圳重新准备了资料,签证目的也比照邀请函一字不差的写上去,第二次办理长了个心眼,和胖子保安说了说好话,说我上次被4号拒了一次了,这次把我安排到别的窗口吧。胖子大发善心,给安排到了2号窗口,签证官几乎没有问任何其他问题,就把资料收下了,等了一会,开票,交钱,一周以后领签证。这时心理的石头才彻底落了地。不过想着两个月签证用完了,还要过来再办,心理就特不爽。


十、奔赴一线


转让了坂田租的房子,和机关的导师、同期入职的同事告了别,踏上去北京的航班,12月18号顺利拿到签证,12月19号从北京转乌鲁木齐飞赴一线,当时两个行李箱,背着标志性的黑色背包。因为知道H过冬天温度很低,两个行李箱大部分都是保暖衣、毛衣之类的,特别沉,还差点超重。乌鲁木齐转机有两个小时,安检,过关,长这么大这是笔者第一次出国,飞机上也大部分是异国面孔。一个小时的飞行,大概当地时间八点半就到了H国代表处所在地A市,机场还不如国内县城的火车站大,填了表,过了关,在出口找接车的司机,一个新疆移民过来的小伙子,一口的新疆口音。由于当时代表处还在冲刺,宿舍都满了,把我拉到了一个酒店,然后给我画了个去公司的地图。在前台用生硬的英语check in,听着服务员一口俄式英语也是醉了。当时A市正在下雪,地上积雪厚厚的,拉开房间的窗帘,酒店对面是个大剧院,一看就是俄式的,昏黄的路灯,漫天飘着的大雪,也是别有一番风情。那晚,兴奋、忐忑各种情绪在脑子里胡乱转,过了很久才昏昏的睡去。


到此,在机关的部分就结束了,总结一下在机关培训的三个半月:


1、双周PFC基础培训,账务培训,C8培训,这三个培训除了C8以外,其他两个还是比较有用的,帮助新来的PFC初步了解一下工作的内容,熟悉基本的流程知识,一些业务的账务处理的知识。C8相对没有用处,这个之前说过了;


2、缺少实战部分的培训,从项目成立到项目关闭,PFC具体做什么,怎么做,最好找几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出来,让PFC在去一线之前都应有个全面的了解,而不至于到了一些茫然不知所措;


3、对合同的解读,那种纯英文的交付合同,笔者平生都是第一次读,一些专业的术语见都没见过,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对合同风险的理解更是无从谈起。试想,如果连合同的内容都不了解,PFC怎么能把控整个项目的财务风险?(据说后来机关对新PFC开了这门课,不知道后期有没有坚持)


4、对售前评审、概算编制培训的内容太少,特别是售前评审部分,其实刚去一线的PFC是不建议来接售前项目的,财经合同风险指引的内容虽然写的很详细,但是仅仅一部指引是不够的,售前的经验对于一个PFC来说太重要了,特别是一些重大的项目,需要识别出很多回款、税务的风险,一个新PFC是很难担此重任的。   


十一 、初到代表处


周六一大早就爬了起来,拉开窗帘,雪花还在飘着。打开Espace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说你先来一下办公室吧,在酒店自助餐厅匆匆吃了几口就出门了,按照昨天晚上司机给说的路线一路找了上去。外面的空气很好,让我想起来小的时候冬天老家下过雪,空气中也是这种温度,没有一点风,其实也不算冷,笔者穿的挺多,走了一会就出了一身汗。走到司机所说的路口,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公司的位置(满大街俄语,真像一个瞎子一样)当时就怪自己傻,为啥不在国内就让同事发个办公室的照片过来,记了CFO的电话,但是不知道怎么总是拨不对(没有记国家码),路口等了一会,连一个中国人模样的都没碰到,转了半个小时无果,只好又回了酒店。回去上了Espace又给CFO打了电话,详细问了一下地址,CFO说你到了路口让小X过去接你,收拾了一下又回到之前那个路口,等了一会,看见一个高个子中国女孩朝我挥手跑过来,那是我第一次见小X,她是代表处的预算经理,之前在国内Espace找她帮忙办邀请函什么的,终于找到组织,心理特别高兴,和她一起聊着往代表处办公室方向走去。由于已经到了中午,她直接把我带到了代表处上边的一个韩国餐厅,在那里见到了CFO和新来的PFC Leader老L,也就是后来带了我一段时间的师父。互相介绍了一下就开始点餐,英语、俄语混杂着,连说带比划的,还有就是拿出来之前来吃的时候拍的照片(很有效的点餐方法)。中午吃完饭回到办公室,一栋5层小楼,代表处占了一楼和二楼一部分,CFO的办公室在二楼,很小,小X和CFO坐对面,办公室装修很老,到处都是很挤的那种感觉。CFO给简单介绍了一下代表处的情况,项目的情况,然后说给我6个月的时间让我快速把项目担起来,第一周先和PFC Leader坐在一起先熟悉一下,第二周就搬到项目组去尽快熟悉项目吧。说完就各忙各的了。我出去溜了一圈,由于是周六,加班的本地员工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中方,冲刺还没有结束,所以大家还都挺忙碌的。


A市到处都有银行或者ATM取款机,取现也很方便,惊奇的是这国家币值从一万到1块应有尽有(当时人民币汇率大概是1:29),一块本币也就是三分钱多一点,兑换了1000块人民币竟然收到了1万、5千、2千、1千、5百、2百、1百、五十、10块、1块这十种币值(2百以下都是硬币),回到酒店挨个欣赏了一番。


到了晚上,饿的实在不行了,也不知道周边有买什么吃的,主要是不懂俄语,当时一咬牙一狠心还是不出去了,恨当时为啥不从国内带一箱方便面过来,只带了些零食,凑合吧。第二天周日,早饭还是在酒店自助解决,过了中午实在受不了,出去逛了逛,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走,还好A市街道路都是比较正,北面是山,往南一路小下坡,不觉中走到一个看似卖场的地方,笔者灵机一动,会不会有卖开封菜?卖场很小,总共三层,地下是个小超市,上了顶楼,有个类似快餐的地方,有一些本地快餐,果然也有KFC,笔者那个激动啊,果断点了个套餐,话说本地化的PFC是真难吃,汉堡中间还加着些酸黄瓜,差点酸掉牙。回去的时候在楼底下超市买了点面包什么的吃的,还买了个包装有点像国内大个的火腿肠那种(打开一看傻了,竟然是咸咸的奶酪)。


十二、初到项目组


我坐在了以前交接MM的位置,对面坐着PCM,旁边是站点业务的工程师,大家都在忙各自的,空闲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一些本地的风土人情什么的,更多的是大家讲的对我的前任MM的有趣轶事,还有就是A项目各种奇葩的事情,听的我一头雾水,客户是H国国有电信公司的全资公司,各种国有企业的陋习,客户的CTO也是个难缠的主,项目本来8月份就停工回谈了,10月左右回谈成功才开始冲刺交付,当时是年底,已经到了尾声,项目组的中方员工都加班到很晚,PD是交付副代表,是个很儒雅的人,也很有能力,几乎天天都要去客户那里谈(吵)判(架),这可能已经成了习惯,客户抱怨我司交付烂,我司抱怨合同烂,客户不配合。不管怎么说,当时回谈后双方都还比较满意。


再说老L,他以前是T代表处的风云人物,得到过机关的嘉奖,本来是去地区部接地区部PFC Leader 的工作,但是正好H国PFC变动,领导让他过来支持一段时间,等这边稳定了再去地区部。本来我以为老L在,不懂的问题起码有个人可以问一下,没想到他只是在这里暂时顶一下,心理顿感压力山大。好在冲刺基本上已经快结束了,PMO在负责收入的确认的事情,我这边倒也没有太多的活。


十三 仓库盘点


临近年底,除了冲刺外,就是要盘点了,老L组织了以PFC和本地的账务去盘点,三个仓库,一个设备,一个土建物料,一个备件仓库。设备是中心仓库,量比较大,几乎都是A项目的存货,要盘两天,老L第一天亲自带队,算上我还有一个本地PFC,仓库在郊区,离办公室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以前在上家公司也经常盘点,但是都是一些家用电器,按型号和不同产品摆放,相对好盘一点。一进来我司的仓库就傻眼了,各种设备,什么BBU,RRU,机柜、线板、模块、电池等等琳琅满目,没开箱的还好盘,开了箱的,退货的,得一个个数,摆在地上的还好说,三层以上货架的必须用叉车叉下来才能一个个数,当时仓库还是供应链自己的人在管理,感觉现场乱糟糟的,再有就是很多货不在位置上,退货区堆放的也是横七竖八的。


老L先是简单介绍哪里是packinglist 哪里是item,一人分了几页盘点表,数了一下得有300多行,就一个个摸索着开始查,我没接受过一营培训,对电信设备一无所知,打开箱的东西都不认识,当时还在交付,仓库的员工都还忙着出库(正常应该是停止出库)很少有时间帮忙一起找,再加上语言不通,一开始进度很慢。老L看了情况说先盘点没开箱的吧,开了箱的最后盘,当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也刚刚把开箱的部分盘完,没开箱的只能第二天接着来盘了。一天下来灰头土脸的。本地员工对盘点很抵触,本地PFC认为这些货不是他们项目组的,不该他们管,本地账务都是女的,很不情愿去又冷又脏的仓库盘点,积极性不是很高。第二天老L带队去另外一个仓库,把中心仓的接下来盘点安排给我了,我带着我们的BC,还有一个本地PFC大妈,仓库管理员是外包员工,会说英语,Ruglish那种,舌头颤音的听不出来是俄语还是英语,交流各种困难,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本地PFC大妈一脸的不情愿。整整一天,进展缓慢,临下班的时候还有几页没有盘完。结果第三天只能自己过来了,把剩余的盘完,标出差异,发给供应链再去核查一下,连续盘了三天,腰酸腿疼的。


因为快到年底了共享中心催,老L让我去再把找出来的差异(货位错了)再去看一下,赶紧把盘点结果确认上传系统,只好又去了一上午,真的快要吐了。不过好在最后都搞完了,但是差异也不少。


12月30号晚上快11点了加完班回宿舍,路上远远看到了两个警察朝公司门口看着,之前听说过H国警察如何如何勒索中国人,心想我护照带着,落地签办了我怕你作甚,背着我电脑包走了过去,没想到这俩货走过来叽哩哇啦说了一堆,笔者表示不理解,然后其中一警察说passport,我知道这是要查护照,就乖乖的给了护照,这俩二货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还是叽哩哇啦在那说,我心想没啥问题啊,就是不给护照,然后就要翻我的电脑包,我四处张望,这个点也没个同事啊,俩人翻了半天最后说了个单词:money。幸亏我把钱包放在电脑包最里面的夹层里面,这俩愣是没搜着(现在回想虽然X240烂的要死,这电脑包还是蛮不错滴,夹层多),我说:No money。他俩瞪大眼睛好像是说俺不信。我主动把包里的东西让他们看了一遍,故意漏过夹层。结果这俩二货最后没办法把护照还给了我。笔者飞快的跑回了宿舍。当时那个心扑通扑通的,幸亏随身携带护照,要不肯定被勒索。


31号晚上参加了代表处的新年晚会,有一些本地和中方员工的表演,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抽奖,笔者当时刚来算出差,没有这个机会,看这身边坐着的同事有的中了Mate7,真是羡慕啊,想着啥时候我也能关系落地啊。


十四、经营分析会


每个月15号之前,项目组都会召开经营分析会,分析一下上月的收入、成本,预算预测的差异,任务令的进展,经营的主要问题等等。当时双周培训的时候也做过简单的演练,不过笔者当时刚接手工作,对项目都没有很深入的了解,经营分析报告的质量可想而知,无非就是Isee里面导出几个表格,复制粘贴到胶片里面,再简单分析几句,对于揭示问题,甚至提出解决办法更是想都不用想,本地PFC的经营分析报告更是没法看,就是把表格粘贴到胶片中,连个分析文字都懒得写,PD说这种分析报告,我用不了一分钟就看完了,没什么有用的价值。当时老L回国办签证,只有我来讲,说实话对自己写的那些内容也没有信心,讲完了都不知道讲了什么东西,PD当时对分析报告上的数据问了很多的问题,我是一个都答不上来,只好说会后再打开来仔细看看,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肯定是满头冒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的样子。从此对项目经营分析会就产生了心理阴影,没有给业务提供有价值的东西,心理也不是滋味。


十五、回国办签证


年初的时候H国天气冷,也没多大的交付任务。很多同事趁着这个空回国休假过年了。由于我的是商务签证来H国最多停留2个月,所以也张罗着回国再办签证,心想两个月回国一趟还挺爽,别的不说航空公司里程都可以积不少(真屌丝气质)。由于上次北京办签证的惨痛经历,这次选择了去上海,因为听说上海可以预约,不用排队。只是乌鲁木齐中转太坑爹了,下大雪,南航的飞机晚了四五个小时,本来凌晨1点到乌鲁木齐的,结果早晨6点才到,又马不停蹄的转飞上海的飞机,结果又晚点到12点,直到下午5点才飞到了上海,找了个离领事馆近的酒店住了下来,因为还有不到一周就过年了,时间比较紧,去上研所拿了盖章的证明材料,递交上去,一切都还顺利,被告知却要等过了年才能签证,索性跟CFO请了假回家过年。只不过笔者当时不懂,办签证的时候没有在上海代表处附件找个酒店住下(因为方便打卡),笔者当时请了外出公干(上次签证也是这样),机关的行管老师过年回家休假了,等过完年回来的时候告知我公司最新规定,外出面签不能请超过两天的外出公干。好家伙,当时笔者请了七八天的外出公干,只给批了两天,剩余的全部算事假。心理那个不爽啊。而且当时听同事说假请多了会影响到以后的股票啥的。


在家和父母老婆过了个团圆年,虽然请了年假,该干的活还是要干。当时大年初一还是年三十,正吃着饭电话响了,一看就是Espace打过来的,项目组打来的,说有个邮件赶紧看一下回复一下,很着急。放下筷子,打开电脑弄了一会,再回来家人都吃完饭了,当时父母的脸色很难看,本来想陪二老好好过个年,乐呵乐呵,这下像吃了个苍蝇一样。


假期总是短暂的,很快年过完了,飞到上海去领了签证,当时项目组的Jacky和我一起回来办的(这货后来成为了我第二任舍友,也是我的好基友),回去也一趟飞机,路上聊的还挺多。



未完转2楼


已有 1 人评分家园币 收起 理由
oxy_hazard + 1 神马都是浮云

总评分: 家园币 + 1   查看全部评分

刻薄并非犀利,嘴贱不叫毒舌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中校

注册时间:
2012-10-23
发表于 2016-12-24 13:23:52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上站


下站点是PFC三下两见的重要内容,PFC六个月实战必须要完成的,也就是看一下站点的构成情况,了解一下站点的工作原理,有时候是要去站点做存货盘点。不过CFO对上站的要求似乎更高,要去实地盘点一下本地物料的实际使用情况,因为交接的MM说她去盘过一些站,同样站型的站,物料用量差异较大,而且很多存在大量的浪费,线缆、走线梯、馈线的没用完的物料扔的到处都是,因为Jacky当时是负责站点业务的工程师,就拉着他一块去上站,路上我问为啥一样的站型,走线梯有用50米的,有用200多米的,这哥们说,每个站点的实际情况不同的,设计也不同,用料肯定会有很大差异的,基线是平均水平,非要纠结每个站和基线的差异有什么意义呢?说的我也是没法反驳,盘了几个站也确实是这种客观情况。


H国的房屋大部分是那种前苏联的,最上面一层到楼顶是没有楼梯的,通常只有一个直直的铁梯子从屋顶垂下来,需要很大的功夫才能爬上去,而且有的设置了阁楼,爬上去还要再上才行。最悲催的是那种建在仓库屋顶上面的,梯子在外面,没有任何保护,十几米的楼顶,大冬天的刚下完雪,我和Jacky两人心一横爬了上去,手上全是铁锈,冻得手冰凉,关键是害怕,没有任何保护一不小心掉下去就嗝屁了。当时实在没想那么多,那会也没什么EHS之类的,现在想想确实后怕。


十七、梳理分包PO


A项目分包服务供应商一二十个,大大小小PO将近2万个,而且都有预付款,很多PO下了分包商都没干,在项目初期这种情况是客观的,因为客户要求的工期很紧,做为H国第一个TK项目,没有历史经验可循,当地分包队伍也很匮乏,只能在市场上尽可能多的拉来各种分包商,分包商的资质也没有很好的审核,这种结果可想而知,很多都是皮包公司,加上后期有段时间合同回谈,交付停止,一些资质差的供应商就基本上不干了,或者因为停工拿不到后续的钱资金链断了都跑路了,预付款存在一定的风险。项目初期PO下发也很混乱,打包下发,根本算不清单站的成本有多少。很多区域站点交付的难度不一样,PO条目多如牛毛,甚至还有一些因为前后两次招标的问题导致的重复下发PO没有完全清理,再加上没有一个清楚的人,特别是安排一个中方来管理,整体是有些混乱的。项目组的人对这个事情都心知肚明,项目成员换了一波,一时很难理清。PD把这个任务安排给了我,要尽可能查清重复PO,对分包商付了多少款,要对清账,然后找分包商扣款。


我司的系统虽然多如牛毛,竟然没有一个系统能清楚的拉出来一个PO给分包商付了多少款,更多的是共享中心把数据导出来,手工做个报表,还要挨个查发票核销金额(A项目给分包商付款里程碑特别多,基本上和客户是背靠背,而且代表处没有上SCS,发票付款管理无从谈起),也许CFO早就明白这个事情,找了本地PFC,一个老先生专门管理PO付款,就是登记付款台账,每笔付款前必须老先生签字登记。不过毕竟是手工的,肯定有错误的地方,也没法核查。但是有总比没有强。笔者当时研究了两个礼拜,把Isee里的各种关于付款的报表研究两个遍,当时机关接口我们地区部的王老师还是给与了一些指导的,用了一个多礼拜手工搞了个手工报表,算勉强有数据可以看了。


再说说重复PO,幸亏当时Jacky帮了忙,对一些下发的PO比较熟悉,两个人研究了一阵子,慢慢发现了一部分重复的,发给了PMO和下面管理分包商付款的本地小妹子找分包商对账扣款。CFO和PD对当时笔者的工作还是比较认可的。现在回想,一是当时有时间,二是确实想干一些事情,更重要的是有小伙伴和老师支持和指点。真是很感谢他们。


十八、售前项目


到了2015年的4月底,本地的两个PFC大妈终于被CFO干掉!俩大妈年龄大了,整天也就是磨洋工,CFO就没有再忍,但是俩大妈负责三个系统部的工作,虽然交付没有多大的工作量,售前项目可是不少。新招来个本地的男PFC,一时半会还没上岗,老L也快要去地区部了,没办法只能把两个系统部分给我和预算经理小X。售前项目也就是之前BFC干的活,后来渐渐没有了BFC的称谓,PFC要负责一个项目的售前和售后,这叫拉通,其实举双手赞成这种安排,一个项目财务可以了解售前的细节这样交付才能对准合同进行交付,以前割裂的管理造成了很多概算和预算的差异问题。但是问题是售前是个很专业的活,特别是BFC,要参与前期线索管理,投标,合同签署,要进行各种评审,风险揭示,概算测算,新的PFC对一般的小项目还基本能应付,对于复杂点的合同,没有经验是根本不会发现合同里的坑的,更不用提说要给出专业的财经解决方案了。对于干售前比较有经验的BFC来讲,售后交付也很复杂,要懂项目管理,要进行预算预测的管理,也是个系统的工作,需要慢慢经验积累的活。方向是对的,但是对PFC确实要求很高。很多大的代表处,面子上是搞拉通,其实还是按照原来的BFC管售前,PFC管售后交付进行配置的,只是没有了BFC这个称谓而已。


话说CFO和老L研究了一下,把较为简单的H系统部交给了我,其他两个交给了小X暂时管,打算等新招来的本地PFC上岗,再交出去。其实也没几个交付项目,售前评审到不少,大多也是设备的,可笔者之前没做过啊,老L抽了个空给讲了一下,发个财经合同风险指引,演示了一下系统怎么操作评审,概算怎么编制,倒也全面,只是问题还是经验,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也没有个案例可以参考,完全摸索着来,好在基本上都是设备合同,抓住关键几个点就可以了,比如币种,遵循基线条款,贸易术语等等。就是售前的人个个是急性子,这边正做着A项目的预测或者经营分析呢,那边催着赶紧评审,赶紧概算,要投标了,要签合同了,有几个本地售前员工还到我办公室,搬着电脑坐旁边盯着干,大有不干完不走的架势。


十九、病倒


接了另外一个系统部大概一个多月时间,同时A项目交付又很紧张,基本上天天加班很晚,白天也没有食欲,去了食堂打了饭就不想吃,渐渐身体开始吃不消了,有一天早晨起来全身的疼痛,一点力气也没有,实在没办法跟CFO请了假。中午实在扛不住了,想去医院看一下,不过H国医疗条件差是有名的,医院小,设施差,医生水平都不咋地,我想可能是这里人种都很壮实,很少生病去医院,再加上吃的东西都是天然的,不像国内这地沟油那毒奶粉的。有个同事之前得了阑尾炎去本地医院动手术,大夫竟然把纱布缝在肚子里了,害的他打飞的跑乌鲁木齐二次手术取出来,小命差点没了,我听后真是心里抵触本地医院。CFO给介绍了个中国移民过来的大夫开的诊所,我想还是试试吧,跑了过去抽了血化验了一下,大夫说是病毒性感冒,抵抗力下降有炎症,挂了两瓶水开了一堆药。在宿舍昏昏沉沉睡了一天,第二天早上才好了点,爬起来就又去上班。


当时感觉快熬不住了,跟CFO提了提,想要回国(现在想想真没出息,更大考验还在后头呢),CFO各种劝,说下个月给你一个礼拜假回国休整休整吧,当时正好有套探亲机票,就回国了。当时正好刷新项目预算,幸好老L还没走,帮忙顶了一下。


坐了一晚上飞机回到家,感觉心情好了很多,我想很多驻外的人有时候是很想家的,回去起码能和家人在一起一段时间,适当调整一下不至于崩溃掉。   


二十、噩耗


休整完回来,感觉状态好了一些,只是依旧很忙。笔者已经30多了,老婆也快三十了,家里父母催着赶紧要孩子,好在媳妇这边给了个好消息,这更给我继续奋斗的动力,每天工作之余抽空跟老婆视频,老婆也很高兴,天天憧憬以后幸福的一家三口生活。那段时间还是感觉正能量满满的,可是好景不长,两个月的时候老婆去做检查发现胎停,换了几家大医院也是同样的结果。没办只有拿掉。老婆当时很难接受,我们聚少散多,好不容易才怀上,整天以泪洗面。我考虑了一下还是跟领导请了假回去了一趟。动完手术在家待了一天又匆匆赶回来。


二十一、迎来送往


CFO要调走了,调到机关任某三级部门的领导,同时从别的代表处新提拔上一个来做CFO。说实话老CFO还是相当有能力的,对我也比较照顾,很多时候也会帮忙提点一下,笔者还是比较感激的。新的CFO也在我上家公司待过,只是他来华为的时候我还没有去,共同语言很多,性格也比较像,对我也很好,刚过来很多业务也不是很熟,很多时候和我商量着一起弄。有时候没办法我也得冲到前边。这段时间原来代表处的BC也走了,从别的代表处又调来了一个。


此时老L也调去了地区部,H国没有了PFC Leader,预算经理小X对售前工作还比较熟悉,兼任了一段时间大项目的售前工作。


同时机关又新过来一个PFC老J,他是从机关其他部门转岗过来的,之前从来没有做过PFC,据新CFO讲,是要来做PFCLeader的,我心里顿感踏实了很多,想着即使没有PFC经验,在我司干了四五年了也应该不会太差吧,起码比我这新兵蛋子强吧,最关键的是有个人能一块顶着。


二十二、财报内控


15年机关推得比较狠的是财报内控,收入、采购PO、存货、行政费用各种指标考核,目的是让财报回归真实。代表处绝大部分的财报不合规都是A项目的,A项目又是历经了几任项目人员,历史的问题比较多,现在的项目成员都是调来没多久,财报内控就是要擦前任的屁股,说实话谁都不情愿干,凭啥呢?但不干又不行,考核放在那呢,机关更多的是推着你解决,就是push push而已,活还得代表处的人自己干,命苦不能怪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谁让咱摊上这个项目了。平时交付就一大堆的活,还要开会还要分析问题,闭环问题。PD对这个事情比较看重,让新来的BC经常拉着大家过进展,当时CA也推着我赶紧弄一份主动审视PR报告,说实话我当时真没时间,忙的和狗一样,经不住Espace蹦出来个信息:咋样了?啥时候弄完啊?我想说你要帮我一起做我就很快,咱又不是超人。抱怨归抱怨,还是从头到尾把项目的收入、分包PO和存货梳理了一遍,发了个报告,大范围的抄送了机关地区部的领导们。一不小心还遭到了表扬。业务其实也在尽最大的力来梳理,所以当年的财报内控结果还算理想,达标了,还超了不少分。


财报内控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机关和财经在吆喝,业务被动的在执行、清理。很多时候我们流程都是有的,只是有些关键操作岗位的员工因为自身能力、责任心、培训没到位等等原因造成的小小失误,带来了一连串的数据质量问题,你比如客户PO注册时候,是要选择是否需要交付,如果一个需要交付的PO没有选,那么最后客户签完ACT也不能触发收入,再比如给分包商下PO的时候,超界面交付或者下错产品段,有些PR、PO专员下的很随意,根本不了解业务,审批的人也没有认真复核,再比如站点的QD关系维护错误,站点挪窜货没有记录,OM订单没有关闭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操作的问题,我们就没有一个很简单清晰的操作指导手册,往往系统巨复杂,操作巨复杂,本地员工上岗前也没个正规的培训、评估,拉上来就干活,这样只能带来越来越多后端的问题,而往往我们都是关注结果的,没有几个人在最前面解决这些根本性的问题。其结果就是,前端操作层面不断的出错,后面的结果出来一帮人跟着擦屁股,本来更多的经历都应该花在交付,花在客户上面,资源人力却都浪费在擦屁股上了,大家擦的还都很累,财经更累。


而且财报内控貌似都是中方在做,老L当时也开始和地区部的PFC Leader进行交接,忙的也无暇顾及,整个H国就我一个中方,虽说绝大部分问题都是A项目的,但也有一些是其他项目的,所以也是由我来顶,本地员工压根就没有卷进来,每个月发的不合规数据也全都是中文的,我心说幸好这项目是中方PFC,要是本地员工连数据分析都分析不了。


机关的很多部门有什么事情也都不直接找本地员工,非要通过中方转达,说什么你和他们熟你来帮忙说一下,我心说你直接打Espace找他们不就得了,其实我感觉是他们对本地员工的Ruglish也十分头疼,沟通起来很困难,但是总不能因为这个不去沟通而让当地的中方去沟通吧?没要浪费时间当个传话筒和翻译。


二十三、SACA


SACA,英文全称Semi-AnnualControl Assessment 在机关培训的时候只知道是内控的一部分,对是否遵从流程的一个回顾,仅此而已,至于怎么做一点概念都没有,上半年的是老L做的我基本上没有参与,现在他调去地区部做PFC Leader了,10月份下半年的SACA只能由我来做。


和其他很多事情一样,先是开工会,然后老L跟各国家负责的PFC简单过了一下。对于售后财经流程,笔者起码干了一段时间了,还有点认知,但售前部分流程真是蛋疼的要命。对于笔者一个刚来一线时间不长的人,一个不太熟悉流程的人,做SACA像读天书一样。


硬着头皮开始做checklist,接着梳理TOP问题,同时还要分析上期TOP问题的关闭情况,最后给自己流程进行打分,报到代表处和地区部各PC进行审批。囫囵着做是做完了,记得当时打了个略不满意,感觉TOP问题质量也不是很高,笔者觉得写TOP问题简直比写论文还难,各种编,没办法,肚里没货,笔上没墨。


二十四、赶鸭子上轿


从10月份开始,感觉各种事情扑面而来,要做年度预算,要刷新代表处费率基线,要冲刺……。新来的PFC老J,CFO让他做企业网的部分,同时做PFC Leader的工作,由于之前没有干过,也没有在CNBG待过,对业务不是很感冒,交付副代表也就是A项目的PD有时候交代的事情也没有做或者没有做好(不是不想做,是不会做),副代表一怒之下跟CFO要求换人,CFO也实在没办法,把我叫过去,问让我干PFC Leader如何,当时心想这拔高拔的太快了吧,不过一想PFC Leader怎么也给提到16级吧(笔者当时还是入职时的15C),虚荣心作祟,就答应了。当时完全没想到自己手里本来都有很多活,也是因为不知道PFCLeader会有很多平台工作要做,否则打死我我也不会答应的。


没多久机关和地区部的很多接口人很快就找上来了,开会,发邮件反馈东西,主要是代表处项目经营的东西,项目经营的指标,GTS的一些数据,代表处的交付例会分析材料,GTS的滚动预测,甚至站点业务的分析等等等等,多如牛毛,接口的人越来越多,无休止的开会、反馈、写资料,更要命的是新来的本地PFC啥也不懂,还要负责辅导、培训,我当时对PFC的工作经验也没有太多,很多本地PFC的问题连我都解答不了。


我在负责一个A级项目财务的同时,还要负责另一个系统部几个项目的售前、交付,还要了解其他PFC的项目,还要组织培训,能力提升。干了一阵子,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A项目的事情很多,一个人精力确实有限,还没来得及完全深入了解,精力渐渐的就被其他事情分散了,管的也就不是很细了。


二十五、年度预算


每年的预算都能扒层皮,要梳理每个项目订货,看有多少存量以及明年的新增项目订货,基于这个来编制代表处的整体收入、成本预算,当时由预算经理小X召集售前售后业务部门做这个,我也就跟着了解了解,但是专业服务的年度预算还是要我这个新官上任的PFC Leader来做,好在项目已经梳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要编制预算,要写汇报材料到地区部进行评审。地区部发过来一个统一的,很庞大的编制工具,里面各种公式,填好了几个表,最终结果就可以得到,虽然复杂却也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编制人的负担,只是有这样那样的小错误,现在很多机关和地区部甚至代表处动不动仍个表给一线反馈(不光给PFC),那些表格我真想说太操蛋了,先不说公式都懒得不校验一下,很多时候只为了填表而填表,一线填的蛋疼,整天就是返表,可能返上去汇总了,领导们连看都不看。那段时间每天都加班到很晚,和业务过数据,写胶片,预算数据还要和地区部专业服务接口人进行沟通,收入毛利少了找你,收入毛利多了也找你,改了又改,变了又变,累到吐。


二十六、驻外一年


12月的19号是我来H国整一年,10月份回国办了个长签,这意味着两个月回一次国办签证的日子结束了,再回国除了培训就是要自己请假。这一年的收获还是挺多的,也确实很忙,很多事情也渐渐上手,做起来心里也有底气了。发了个朋友圈,写到:一周年,感谢家人的支持,感谢自己的坚持!


舍友当时准备回国了,代表处也要推行宿舍货币化了,正好Jacky也要货币化,当时一拍即合,在公司附近找了个两室两厅的大房子,比之前住的行政租的房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从此开始了和Jacky好基友住一起的日子。当时H国的货币兑美金的汇率狂泄了一倍,物价倒是没怎么变,瞬间变土豪。遗憾的是没有很多时间去逛逛,买东西,或者去玩玩,因为项目组周六是固定上班的,星期天有时候也要加班,财经团队组织的teambuilding都很少参加,A市南面就是雪山,很有名的滑雪圣地,遗憾的一次没有去过。


年底冲刺完,各项指标都超额完成了,代表处的年会依旧很热闹,领导们亲自上项目,当然大家我更关心的还是抽奖,结果又是四大皆空。


春节前老婆请了假,办了个短期签证过来看我。那是平生头一次不在家里和父母过年。除夕那天正好是周日,当时代表处正在投标一个重要的项目,很多兄弟,包括领导都没有回国,代表处组织了聚餐,所有常驻、出差的包括家属在一个中国餐馆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抽奖、抢微信红包,那种大家庭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只是笔者依然没有中奖,红包也没抢几个。


老婆在这里的一段时间,每天也依旧很忙,晚上有时候加班很晚,回宿舍她都已经睡了,因为语言不通,白天她就窝在宿舍里上网,中午自己搞点饭吃,仅有的一个周末带她出去逛了一下,当时冰天雪地外面天气也冷,只能逛逛商场买买东西。


二十七、滚动预测


2016年机关和地区部越来越重视滚动预测,特别是对重大项目的滚动预测偏差率,地区部在推用基线和业务计划集成来进行预算和预测编制,这是个很好的方法,问题是财经和业务要协同,光有基线是没用的,业务计划也要准确,现实情况是,业务KPI里不考核滚动预测,业务的关注度不高,业务计划虽然每月都看,偏差也是挺大的,和财经集成也有问题,再加上你计划做的再好,拿到客户那里的验收文档客户不签,最后结果还是偏差大。主观和客观的原因搞到最后成了财经自己在这搞着玩了。


本地PFC对这些不是很理解,很多时候数据都是拿历史数据拍的,根本讲不清楚。但不管怎么样,财经的基线该做的还是做,开会要求他们首先必须要先把基线搞出来,业务计划准确不准确先不去管,偏差大了就每月让业务去自己解释差异原因,做了个简易的模板,设置了一些公式,培训一下,让所有本地PFC反馈,结果反馈的是五花八门,气的我都快吐血,挨个叫过来再讲一遍。再重新做,还有错的,再讲,再做,反复几次才基本达到效果。说实话,一些本地PFC的能力真太弱了。


这时老J来了半年多,不适应一线提出要离职回国,新接任的是从别的代表处调过来的新人来负责企业网。这样我这个所谓的“老人”带着两个新人还有一个本地老先生负责整个代表处的PFC工作,整体战斗力还是太弱,搞了一些培训,资源确实有限,提升也很慢。业务对PFC的抱怨也越来越多。


二十八、无休止的谈判


从年初开始,A项目交付到了一个瓶颈期,验收也有很多的问题,恰好A项目的客户在进行重组,要和H国的三牌合并,抓住这个机会开始新一轮的回谈,PD带着客户线天天去客户那里开会,涉及财经部分我偶尔也跟着过去,会上双方都各不让步,吵的不可开交。PD后来开会也拉着我们一起反思,和客户之间关系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客观的讲双方的责任是都有,我们交付管理问题多,交付延迟严重,客户验收标准也改了又改,双方都缺少理智和有效的沟通,才导致越来越不信任对方。但是吵归吵,最后谈判还是达成了一致。只等客户那边董事会批准就可以生效了。


二十九、萌生退意


5月份代表处要搬新办公室,当时也是为了迎接机关大领导过来视察,时间紧任务重,行政的人天天盯着进度,赶着领导来之前全部搬过去,新办公室在A市的CBD,高档商务写字楼区,其实老办公室这个地方办公环境破是破了点,其实对于本地员工来说挺方便,周围吃饭的地方挺多,新办公室虽然宽敞明亮高大上,一是交通不方便(离公交站点很远),二是没有吃饭的地方,本地员工其实还是意见挺大的(中方固然没有问题,有食堂,不过新食堂也不在楼下,要走一段路到另外一个地方)。


领导来了就要汇报,汇报就要写胶片,这似乎是永恒不变的,胶片改了又改,字斟句酌,要简练要体现重点,要突出成绩和不足。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折腾到很晚。好在最后汇报还算可以,领导心情也不错。大家也都松了口气,皆大欢喜。


年终奖当时也开始沟通了,项目组业务的同事都还比较理想,因为去年代表处整体指标都很好。笔者想去年干的那么辛苦,虽然没多少成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吧。结果CFO沟通的时候就傻眼了,如果不是项目组PD给了还算不错的项目奖再加上特别效益奖,我想我的年终奖金就可以忽略了。当时CFO也解释说,你这来我司第二年,加上财经本来就少,代表处财经的奖金包更少,所以也没有太多。想了想也确实,去年忙归忙,没有做出多少成绩,这个这没啥可说的,怪我自己想多了。


预算经理小X因为工作出色被调去地区部,其实很舍不得她走,她在售前项目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对很多项目包括A项目很了解,有时候一些问题找她商量一下,能给出很多好的建议来,她这一走,没人商量了不说,很多重大的售前项目又落在了我的身上。


当时老婆身体也一直不好,有时候视频的时候说到孩子的问题也是默默流泪。父母年龄也大了,抱孙子的意愿越来越强烈,不直说,各种暗示,比如邻居谁谁家要了二胎了,比你小很多岁的表弟表妹也有孩子了,父母都60多岁了,今年是他们结婚40周年,有天我问我父亲,你和我妈钻石婚,有啥心愿?父亲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想你回来。我当时足足沉默了两分钟。心想确实该考虑一下,要么把老婆接到海外,要么就要回国。其实签证的问题、医疗条件、语言问题都还好,都还能客服,只是觉得如果继续在这里的话,压力也大了,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决定还是辞职回国吧,休整一下,把两个人的身体都调理好。


找了机会和CFO说了想法,他也各种劝,说其实你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过去了,现在很多事情都已上手,正到了要出成绩的时候,他说给你两周假,你回国休整一下,等回来你想走还是想留再做决定。笔者当时也想了想,最近确实也累,回国再想一下吧。


三十、走还是留


回国休假还是跟以前一样,我想每个从海外回国的人都有这种感受,我们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即使休假你也要保持开机,及时回复紧急邮件。不可能完全的放松下来,没办法,这就是我司的文化。


回家和家人再次商量了一下,父母说你自己决定吧,做什么都支持你。当时心里还是酸酸的,最终还是决定离职了,我想还是追从自己的内心吧,不想给家庭留下太多的遗憾。回到代表处就和CFO确定了一下,他也很遗憾,不过也表示理解。


当时机关正在强调要给项目配足PFC,我心说咋不早搞,按照要求,A项目要配置两个PFC助理,这以后工作还不轻松加easy?!事实证明笔者又想多了,且不说项目经理人家要不要(你PFC来是要录工时的,要算成本,一个都够多了,还要来俩?想啥呢),机关一时半会哪有这么多中方资源给你配置。不完成机关的指标,地区部领导要受处分,地区部领导受处分,代表处领导也要受处分,大家就各显神通吧,从机关别的部门挖人的挖人,业务转岗的转岗,更有甚者我把项目级别降下来不就用不了这么多人了?真是上有正策下有对策。


当时代表处按照地区部要求还差一个PFC,笔者接CFO命令,赶紧从本地招个,各种面试、结果不是很理想,实在没办法最后从项目组验收团队转来了一个本地姑娘做PFC,会中文,在本地员工中还算灵光的那种。


三十一、最后一次签证


7月底签证就要到期了,和CFO沟通好回国再办一次签证回来就开始交接工作,考勤截止日就到9月底。这次去上海办签证人也特别多,办的挺顺利,老婆来上海陪了我一段时间,白天去代表处打卡上班,她自己也没出去逛逛,趁等签证那周的周末带她去逛了逛大上海,当时A项目回谈后的补充协议客户又提了很多新的要求,一时间也很忙,中间电话也不断,我是习惯性的动不动看手机,也完全没有放松下来陪老婆,收到邮件晚上又要开会什么的,老婆没有说什么,我倒觉得挺亏欠她的。心想再忍一下,两个月以后就彻底解放了。


三十二、交接II


又一次交接,只不过这次是把工作交接给别人,从8月份下旬开始,就启动了交接工作,CFO让把PFC Leader的工作交接给预算经理,大项目售前的工作交接给他,A项目的一些基础的工作交接给新招来的本地PFC,同时地区部派过来一个支持的小姑娘,A项目的一些重要工作交接给她,HR发了交接的通知,回国就开始倒计时了。


一些整体预算、整体滚动预测、以及交付整体分析的工作,预算经理还是驾轻就熟的,交接的也比较容易,但是内控的部分,比如SACA、CT还有财报内控,由于没有做过项目财务,对流程不熟悉,看出来他也头大,而且本来也有很多其他的工作。A项目的一些基础性工作本地PFC还是能快速的接受的,交接的时候我尽量讲的细致一些,但是由于没有接触过财务工作,也只是被动的接受,照葫芦画瓢,而且本地员工不大会主动去思考,有些不开窍。好在本地PFC比较肯吃苦,也很肯干,有些事情多讲几遍也就慢慢明白了,需要多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


地区部过来支持的小姑娘小Z,到9月初才过来,主要是办签证耽误了一些时间。小Z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学东西很快,她是机关共享中心转岗过来的,学俄语专业,在地区部协助老L做一些工作,没有接触过项目财务工作,在机关没有参加过新PFC培训、账务培训,很多工作交接起来很吃力,因为没有一点点的概念。我想地区部把她派过来也是被逼无奈,机关是不会派有经验的人过来的,地区部其他代表处有经验的当地也不会放人,即使放人,这人来之前估计也会再三考虑,因为这个项目确实太出名了,所以只能派个新人过来救救火。


对小Z感到深深的担忧,我是学财务的,参加过机关一些培训,来时老L还带了一阵子,比她情况要好很多,一下子这么多没做过的事情压过来,估计也没人带,就看她自己造化。只不过距离我回国的时间太短了,需要交接的东西实在太多,我整理所有的资料,按工作内容分门别类,尽量讲一些重要的,有些简单的活我就交给了本地PFC,很多事情小Z一时担不起来,还是我来做,有时候晚上也加班到很晚,项目组同事过来调侃我说你都要走了还那么敬业,我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不过A项目回谈后预算刷新的事情没有搞完,确实对CFO和小Z有些愧疚,我只是感到没有那个心劲了,希望他们能够原谅我。



三十三、尾声   


曲终人散,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9月20日是我在H国的最后一天,收拾了一下行囊:两个行李箱,一个电脑包,和我来这里时一样,我想我在这里将近两年所有的收获都在我的心里,这已经足够。去机场的路上,翻遍手机所有相册,竟然没有多少张在这里拍的照片,我让司机在机场楼下停一停,拍了一张机场的照片做留念,安检过了关,想着从此可能就不会再有机会回到这里,想想这两年的经历,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泪水终于涌了出来。我打开微信,把刚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配了以下的文字:再见,A市。原以为可以平静的和这里告别,可是眼角的泪水还是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630个日夜,我想我骨子里已经爱上了这座城市,这里有我的好兄弟,有我奋斗过的身影,有我走过的足迹。再见,A市,也许今生不会再见,惟愿这里的一切都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在机场坐机场7线到百草园下来,看着这曾经熟悉的地方,感慨还是颇多,只不过物是人非,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现在累了,想回家了。我拍了一下百草园大门口的照片,发在了朋友圈,写到: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致敬所有华为人梦开始的地方。

刻薄并非犀利,嘴贱不叫毒舌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0-7-29
发表于 2016-12-24 15:25:35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名华为的忠实拥护者,向你们海外华为人致敬!

使用道具 举报

注册时间:
2014-10-18
发表于 2016-12-24 16:00: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下士

注册时间:
2015-1-20
发表于 2016-12-24 18:49: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tysdfq 发表于 2016-12-24 16:00
早辞职比晚辞职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反正很少有人能在华为终老,绝大部分不到40岁就被干掉了。

40岁不到基本可以考虑离开华为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上尉

注册时间:
2007-12-9
发表于 2016-12-24 20:04:06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能,华为不可能混的这么惨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5-1-8
发表于 2016-12-25 14:30: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我问一下有没有20万1年?

使用道具 举报

注册时间:
2014-10-18
发表于 2016-12-25 14:34: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6-12-19
发表于 2016-12-25 15:29:17 |显示全部楼层
走吧,走吧,然后就长大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三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3-12-31
发表于 2016-12-25 17:41:43 |显示全部楼层
才2年就辞职了,,,那当初为啥去

点评

majiahao  2年的事情至少大概方向是可以的啊,比如楼主打算要小孩,刚结婚就分开,这些在入职的时候都是可以考虑到的,只能说楼主及家人都低估H的强度与压力了,结果这个跳槽比较。。。工作刚上手就离开,钱也没赚到。。额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2-30 11:08
saintinlove85  去有去的理由,走有走的理由,楼主不是说了身体和家庭原因吗?谁也不能预料到两三年后的事情,所以必须时刻做好努力!  发表于 2016-12-29 08:01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05-11-24
发表于 2016-12-25 18:19:38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非常真实,不错的经历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大校

注册时间:
2007-11-9
发表于 2016-12-25 19:39:14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
通信人生,我的一生。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中士

注册时间:
2013-6-2
发表于 2016-12-25 21:33:55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少将

注册时间:
2010-6-1
发表于 2016-12-25 21:35:5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公司的财务分工太细,报表太多太复杂。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二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0-1-23
发表于 2016-12-26 00:34:07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写小说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三级军士长

注册时间:
2014-3-17
发表于 2016-12-26 07:47:49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工作经历~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四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4-9-2
发表于 2016-12-26 07:57:16 |显示全部楼层
打份工,大家都不容易。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四级军士长

注册时间:
2016-2-25
发表于 2016-12-26 09:24: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虽然我很鄙视华为手机,但是我一直非常钦佩华为的网络设备部门,特别是那种全球到处开拓的精神。
大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上校

注册时间:
2009-11-5
发表于 2016-12-26 10:05:25 |显示全部楼层
感同身受

使用道具 举报

军衔等级:

  一级军士长

注册时间:
2009-3-24
发表于 2016-12-26 10:21:44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都不容易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1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7-3-30 04:57 , Processed in 0.097521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6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