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军衔等级:

  超级版主

注册时间:
2005-12-21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16-12-23 13:11:17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份网易财经历时三个月,辗转柬埔寨、香港、北京和上海四地后的调查报告。调查的主体是国内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600485.SH)。信威集团由神秘商人王靖控制,后者于2010年入主后,为这家濒临破产的公司带来了柬埔寨电信业务,让其迅速扭亏为盈,并于2014年成功借壳上市。自柬埔寨开始,信威集团的海外公网业务扩展至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尼加拉瓜等多个国家,相关销售收入占到公司年总营收的90%以上。然而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信威集团的辉煌业绩背后疑点重重。以柬埔寨代表,信威集团在当地的"合作伙伴"柬埔寨信威,被指是信威集团的境外子公司,因经营不善背负巨额债务。而这些负债的担保方,无一例外为信威集团及其子公司。这为信威集团埋下了巨大风险。风险背后,网易财经发现,信威集团的部分神秘股东,已经通过减持套现巨额财富。


柬埔寨,首都金边。橙黄色Logo的通信品牌CooTel营业厅,被挤在一大堆竞争对手之间。因为仅有10多平米的经营面积,加上几乎没有顾客登门,营业厅显得有些"弱小"。

像这样的营业厅,CooTel在整个柬埔寨境内有8个,其中4个位于金边。而CooTel的运营者,是信威(柬埔寨)电信有限公司(下称"柬埔寨信威")。
中国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600485.SH)称,过去5年(2011-2015)里,通过向独立第三方、上述拥有8个营业厅的柬埔寨信威销售基站和设备,获得近30亿元人民币(如无特殊注明,下同)的销售收入。其中2011、2012两年,柬埔寨信威贡献的销售收入,更是分别占到当期总体营收的84.7%和90.47%。
信威集团是由神秘商人,有"运河狂人"之称的王靖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信威集团与柬埔寨信威的销售合同,曾被媒体描绘为王靖"点石成金"的案例——靠着这个项目的销售收入,当时濒临破产的公司迅速扭亏为盈。
信威集团与柬埔寨信威的合作模式,随后作为样本被推广到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爱尔兰、巴拿马、尼加拉瓜等国家。信威集团的年报显示,公司在这些国家开展的海外公网业务带来的销售收入,占到年总营收的90%以上。
网易财经通过到金边、北京、上海、香港等地实地调查后发现,信威集团可能既隐瞒了柬埔寨信威的实际运营状况,也隐瞒了其与柬埔寨信威的真实关系。
在"买方信贷"的经营模式下,诸如柬埔寨信威这样的海外运营商的巨额负债,已经为信威集团埋下了巨大风险。同时,在风险背后,网易财经发现,信威集团的部分神秘股东,已经通过减持套现巨额财富。
解码柬埔寨运营商CooTel"CooTel知名度小,运营商产品几乎不做广告和促销活动,用户数在柬埔寨排名靠后,营业网点少,渠道销售少,套餐资费单一。"柬埔寨新兴运营商Seatel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对网易财经谈及他对CooTel的观察。
"我们不销售手机卡,我们这里只卖定制手机。"在CooTel金边金满城附近的营业厅中,一位女性销售人员对网易财经说,"我想你们肯定都有手机,所以还是去隔壁买卡吧。"
作为通信运营商,CooTel与绝大多数竞争对手的区别是,由于使用信威集团"自主研发"的技术,它的手机卡与苹果、三星、华为等主流品牌手机不兼容。因而,出售配备定制网络的手机,成为唯一可行的路径。
在CooTel位于金边金满城附近的这家营业厅中,前述女销售向网易财经展示了几款定制手机。这些机型与国内智能机刚兴起时的畅销机型类似,甚至有些接近国内常称的"老人机",售价在200元到1300元之间。在展示过程中,女销售不时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并评价称"我也觉得太过时了"。
CooTel在金满城的营业厅生意显得很冷清。


一位在柬埔寨从事通信行业的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二手手机在柬埔寨非常流行,所以当地的二手手机市场非常繁荣。但在金边苏利亚商场周围的大型二手手机市场中,CooTel定制手机并未流通。
当被问及有没有CooTel手机时,几乎所有店主都摇头。与国内类似,最新款的iPhone和三星是该市场流通的主要机型,几乎每家店中都整齐排列着各种颜色的iPhone6s、iPhone6和三星Galaxy系列手机。而与CooTel手机相同风格的老旧机型,几乎在这个二手机市场绝迹。
"我也觉得CooTel经营的非常差。因为它使用的是CDMA制式,而全柬埔寨的人都在使用GSM制式的通信。"曾经在柬埔寨信威工作过的一位技术人员对网易财经说,"这个技术上的差异,导致它们做不好。"
一位在金边从事光缆铺设的商人则对网易财经直言:"CooTel快要倒闭了。"即使是少数知道CooTel品牌的当地人,也无一例外地对网易财经称"从未见周围朋友使用(CooTel手机)"。
种种情况,折射出CooTel在柬埔寨的尴尬境地。
这与信威集团此前在国内的宣传大相径庭。2013年11月,信威集团的"海外合作伙伴"——柬埔寨信威运营的CooTel在柬埔寨营运放号,彼时信威集团称,CooTel是柬埔寨首张4G电信网络,由于采用了北京信威"McWill"技术,有着柬埔寨其他运营商"无法比拟的显著优势"。
然而数据显示出,CooTel相较柬埔寨当地竞争对手拥有的不是"优势",而是"劣势"。与CooTel在柬埔寨只拥有8家门店和1个号段(038*)相比,Cellcard、Smart、Metfon这些电信品牌不仅路牌广告随处可见,拥有的营业厅数量也很多,分别为80个、67个和57个。同时这些品牌还拥有多个号段,分别达到12个、11个和9个。
柬埔寨金边的二手手机市场,CooTel定制手机在这里并不流通。CooTel相较柬埔寨当地的Cellcard、Smart、Metfon等对手有着较大差距。


网易财经了解到,柬埔寨信威2012-2015年累计营收为1.02亿元,同期累计亏损达11.4亿元。可以拿来对比的是,当地排名前三的通信品牌Smart仅2015年一年的营业收入便达到15.15亿元,净利润3.7亿元。
有意思的是,当Smart继CooTel之后在柬埔寨推出4G网络时,其CEO Thomas Hundt曾公开表示,"有一些柬埔寨的运营商说他们提供4G网络,但无论它们用的是什么,都不是4G。"
Thomas Hundt对网易财经再一次强调了这一点。"CooTel使用的McWill技术不是被国际电信联盟指定的4G技术,4G技术指的是'LTE'。Smart绝对是柬埔寨境内首个提供4G网络的通信运营商。"
"Smart刚进入柬埔寨市场的时候,当时已经有近10家运营商在这个市场了。但现在,只剩下Cellcard、Smart、Metfon三家主要竞争对手了,其他的都是中小规模的运营商。"Thomas Hundt说,"而如果通信运营商想盈利,常规来说一个地区的市场只有3到4家通信运营商时,这个地区才是比较适合运营商盈利的。由于这个行业需要大量持续的投入,只有规模大的运营商才能走到最后。"
"CooTel知名度小,运营商产品几乎不做广告和促销活动,用户数在柬埔寨排名靠后,营业网点少,渠道销售少,套餐资费单一。"柬埔寨新兴运营商Seatel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对网易财经谈及他对CooTel的观察。
"它的营业厅里几乎没有人,总觉得它没在做通信运营商。"这位CooTel的柬埔寨同行说,"不过它既然是中国上市公司的子公司,那么也许是资本层面的事了。"
海外客户或为境外子公司在网易财经走访过的全部CooTel营业厅,被询问的所有员工都称CooTel是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总部在北京,他们是信威集团的员工。CooTel某营业厅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向网易财经确认:CooTel是中国企业,我们柬埔寨公司的老板是徐广涵。"
比起乏善可陈的经营,柬埔寨信威更大的秘密,来自其与信威集团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对于柬埔寨信威,信威集团一直声称"为公司海外项目的客户,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
这与柬埔寨信威的工作人员、当地媒体以及竞争对手的认知出入颇大。
在网易财经走访过的全部CooTel营业厅,被询问的所有员工都称CooTel是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总部在北京,他们是信威集团的员工。CooTel某营业厅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向网易财经确认:CooTel是中国企业,我们柬埔寨公司的老板是徐广涵。"
需要指出的是,徐广涵为信威集团首席科学家,也是最初的创始人之一。信威集团北京总部的一位员工向网易财经确认,徐广涵就是集团派到柬埔寨的负责人。
网易财经掌握的柬埔寨信威内部的一份采购申请表也显示,2014年1月16日,一名员工申请采购两部WLL手机和若干其他品牌电话卡作为测试,当时批准申请的领导便是徐广涵。
此外,包括《柬埔寨日报》、《金边邮报》在内的当地媒体,曾对CooTel宣布在柬埔寨放号一事进行报道,无一例外地称其为"北京信威在柬埔寨的分公司"。而信威集团官网发布同一内容的中文版报道时,则称自己是CooTel主要的技术方案和设备提供商。
事实上,网易财经的调查结果显示,信威集团与柬埔寨信威有过一段十分蹊跷的过往。
早在2010年9月,信威集团子公司重庆信威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庆信威")出资在柬埔寨设立柬埔寨信威,根据信威集团实际控制人王靖对外公布,该笔出资约为30亿元。
2011年8月2日,柬埔寨信威宣布获得柬埔寨4G全业务牌照。但当年10月,柬埔寨信威的全部股权便被重庆信威悉数转让。到了11月,刚刚与信威集团"脱离关系"的柬埔寨信威,一跃成为信威集团举足轻重的客户,双方当月签署价值约30亿元的合同。
这个合同,就是后来被描述为王靖"点石成金"的案例。彼时,王靖刚刚成为濒临破产的北京信威董事长。2014年北京信威借壳中创信测上市后,中创信测更名为信威集团,北京信威则成为其子公司。
与柬埔寨信威的这个"大单",迅速让北京信威扭亏为盈。2011年、2012年,北京信威来自柬埔寨信威的收入分别为9.9亿元、8.2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4.7%、90.47%。
重庆信威转让柬埔寨信威股权的交易对手,为Khov Primsec Co.,Ltd(下称"KP公司")和3个柬埔寨当地自然人。其中,KP公司持有柬埔寨信威80%股份。KP公司的唯一股东、实际控制人为Khov CHUNGTECH。交易后,Khov也成了柬埔寨信威的"实际控制人"。
但Khov与信威集团之间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网易财经发现,重庆信威设立柬埔寨信威时,注册地址便在Khov亲戚居住的一栋民宅中,位于金边113街道。KP公司的注册地址亦是在此。
柬埔寨信威早年注册地址,也是KP公司现在注册地址。隔壁的修理工称,这是khov的亲戚家。


该民宅旁边一家摩托车修理铺的女士向网易财经确认,Khov是她的叔叔,而注册地址显示的民宅,则属于她的表妹一家。"我叔叔住在瑞士,我也只见过他一次,我们很少来往。"该女士说。
而查询Khov的从业经历,发现他更像是一个代为注册、打理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在2009年之前,Khov的身份是瑞士联合银行集团的雇员。2009年之后,他注册成立了KP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2015年开始,Khov 在柬埔寨又分别注册了3家公司,涵盖旅游、保险、劳工、教育等多个行业。其中,一家名为兰花国际(柬埔寨)的公司,与此前在中国因非法集资被查的e租宝母公司钰诚集团旗下的兰花国际存在关联关系。
更为奇怪的是,对于从2011年开始就成为柬埔寨信威实际控制人的Khov,CooTel金边营业厅的销售人员、技术人员竟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为什么被信威集团称为独立第三方的柬埔寨信威,在柬埔寨当地成了信威集团的子公司?为什么信威集团的首席科学家徐广涵,成了柬埔寨信威员工眼里的老板?为什么员工们只知道徐广涵,而不知道所谓的实际控制人Khov?
上述疑问,截至发稿,网易财经尚未能获得信威集团的回应。
"左手倒右手"的游戏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之间的交易,采取的是"买方信贷"模式。而正是在这一模式下,信威集团和柬埔寨信威之间的资金流向,形成了"左手倒右手"的闭环。
耗资30亿元的柬埔寨信威,一方面陷入持续亏损的糟糕境遇,一方面还背负着与之不相匹配的巨额债务。
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只有8个营业厅的柬埔寨信威,负债高达19.57亿元。同期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信威集团负债总额为90.28亿元。
高达19.57亿元的负债总额,让柬埔寨信威究竟是"独立第三方",还是信威集团的"境外子公司",成了一个关键问题。
"如果是子公司,资产负债表是100%要被合并到上市公司的。"德勤中国金融服务行业审计合伙人洪锐明告诉网易财经,通常定义的子公司是持股51%以上,但从会计准则上来说,就是判断在子公司的董事会有没有控制权。
也就是说,若柬埔寨信威真如当地员工、媒体和竞争对手所言,是信威集团的子公司,那么其背负的巨额债务,就是被信威集团隐藏在财务报表之外的负债。
而柬埔寨信威之所以会欠下巨额债务,正是因为向信威集团采购基站和设备——这些设备被用来搭建CooTel这个知名度低、发展欠佳,只能使用老旧定制手机的网络。
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之间的交易,采取的是"买方信贷"模式。而正是在这一模式下,信威集团和柬埔寨信威之间的资金流向,形成了"左手倒右手"的闭环。
这个闭环,简而言之是:首先,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或其子公司签订合同采购一批设备;接着,信威集团或其子公司用现金质押等担保方式,向银行申请对柬埔寨信威进行贷款授信。柬埔寨信威从银行提取贷款后,这笔资金就作为设备采购货款,支付给信威集团;最后,这笔销售收入成为海外公网业务收入,计入信威集团的营收之中。
作为"样本",柬埔寨信威的经验被推广到俄罗斯、乌克兰、尼加拉瓜等信威集团的海外项目上。比如2016年4月,信威集团在尼加拉瓜首度马那瓜市举行发布会,称CooTel将入驻尼加拉瓜通信市场。当地媒体将这一行为称为"信威集团在尼加拉瓜的拓展"。而在柬埔寨任职过的信威集团首席科学家徐广涵,则成为尼加拉瓜项目公司的总经理。
在买方信贷模式下,相关采购行为给信威集团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入。信威集团的历年年报显示,公司在柬埔寨、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爱尔兰、巴拿马、尼加拉瓜等国开展的海外公网业务带来的销售总收入,均占到当年总营收的90%以上。其中,2015年信威集团海外公网业务实现营收32.82亿元,占总体营收的91.85%。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买方信贷模式下,信威集团无论如何要为"经营不佳"的柬埔寨信威等海外公司承担巨额债务的风险。
"如果上市公司提供担保后,被担保的子公司或关联公司或第三方独立公司出现问题,需要上市公司履行担保义务的时候,上市公司就需要把这个负债体现在报表里,叫担保负债。"洪锐明表示。
值得警惕的是,除了柬埔寨信威,信威集团其他的"海外合作伙伴"同样背负了巨额债务。而这些负债的担保方,无一例外为信威集团及其子公司。
比如,截至2016年6月30日,乌干达项目运营商WiAfrica Uganda Limited及其股东Jovius Limited负债总计约有3.7亿元;截至2016年3月31日,俄罗斯项目股东Russwill Telecom Limited负债总额约24.115亿元。
信威集团的数量繁多的对外担保公告也显示,这些"海外合作伙伴"正在采用"借新还旧"的模式偿还巨额债务。
比如2016年11月30日,信威集团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北京信威拟向宁波银行北京分行申请不超过3000万美元或等值人民币的融资性保函,用于为柬埔寨信威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提供担保。而这笔贷款全额用于偿还柬埔寨信威在国开行香港分行的贷款本息。此前的4月27日,北京信威还曾为柬埔寨信威做担保,以使其获得招商银行离岸部1.3亿美元的贷款。这笔贷款用途同样适用于还旧款,归还国开行贷款及财务费用。
一位熟悉买方信贷模式的银行从业人员,在分析信威集团报表后对网易财经直言:"本质上,这样的做法可以视为,在拿对外担保换营收。"
而截至2016年11月29日,信威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实际对外担保总额已经达到142.04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1.15%。这或为信威集团埋下巨大风险。
37位神秘股东网易财经梳理发现,像杨全玉、汪安琳、蔡常富这样,在2014年信威借壳上市期间,通过定向增发持有公司股票的自然人投资者总共有37位。根据万德金融数据库的估算,他们持有的信威股票市值总计高达462.64亿元。
买方信贷模式让信威集团业绩大增,并因此造就了一批富豪。
2016年10月21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6胡润套现富豪榜》。榜单统计时间为2015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15日,其中一个并不太引人注目的细节是:信威集团的杨全玉套现41亿元。这个金额,与联合睿康的夏建统一起,在"套现富豪榜"上并列第二。
但与名噪资本市场的夏建统不同,几乎无人知道"杨全玉"是谁。
公开资料显示,杨全玉于2014年信威借壳上市期间,通过定向增发持有公司近1.38亿股,这些股份在2015年9月10日解禁。根据万德金融数据库的估算,杨全玉所持股份解禁后市值为40.33亿元,与胡润研究院测算的实际套现金额相近。
然而网易财经实地走访发现,套现了41亿元的信威集团"神秘股东"杨全玉,实际为一名上海老太太,现年68岁。她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上海市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的一处小洋楼里。直到2014年,杨家匆匆将房子卖给了台湾人。巧合的是,这一年正值信威借壳上市。
"没有听说过她炒股啊,"杨全玉一位几十年的老邻居对网易财经说,"她一直住在这里,两年前搬走的时候跟我说好像是搬到富民路去了。"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杨全玉是否为"代持"。但像杨全玉这样,或年事已高,或个人背景与信威集团"八杆子打不着"的投资者还有不少。
比如一名叫"汪安琳"的投资者,出生于1938年,现年78岁。她的登记地址是北京大学的一处教师公寓。资料显示,汪安琳持有信威集团2297.55万股,估算市值为6.7亿元左右。
又如一名叫"蔡常富"的投资者,出生于1935年,现年81岁。根据登记地址显示,蔡常富为四川省资中县新桥镇山水坡村一位村民。但资料显示,蔡常富持有信威集团1795.58万股,估算市值为2.9亿元。
网易财经梳理发现,像杨全玉、汪安琳、蔡常富这样,在2014年信威借壳上市期间,通过定向增发持有公司股票的自然人投资者总共有37位。根据万德金融数据库的估算,他们持有的信威股票市值总计高达462.64亿元。
尽管这些神秘股东人数众多,所在区域天南海北,但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他们能够获取巨额财富的关键,是通过一家名为"博纳德投资"的公司。而这家公司"藏龙卧虎",红色通缉令上的外逃贪官、大型央企的高管等,均曾悉数登场。
博纳德投资"分配"财富也就是在持股最多的2011年8月,博纳德投资及其关联公司,将持有的总计90.4%的北京信威股份,"分配"给了21位自然人。信威集团现在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靖,就是在这一次"分配"中出现,成为第一大股东。
1999年12月,博纳德投资通过增资方式成为北京信威的股东,最初的持股比例为10%。而彼时的北京信威,正冉冉升起,肩负着研发我国拥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3G通信技术标准——SCDMA的重任。
博纳德投资的背景颇为神秘。网易财经获得的工商信息显示,在入股北京信威之前不到6个月,博纳德投资才刚刚注册成立。
这家公司虽然初始注册地在海南,但其"东北"基因浓厚。它的创始股东中,包括百科实业有限公司(占股15%)、深圳天合泰富股份有限公司(占股25%。下称"天合泰富")、湘财证券(占股25%)、黑龙江龙电投资有限公司(占股10%)、洋浦神农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股25%)。
其中,天合泰富在层层穿透之后,指向黑龙江电力开发集团的多位高层管理人员、鲁能集团以及中国电力信托投资有限公司(2000年改组为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电财")。而天合泰富当时的法人代表、董事长为陈兴铭。
出生于吉林长春的陈兴铭,曾为中国电财总经理,2001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北京检察院立案,2002年6月外逃美国。在2015年的红色通缉令上,陈兴铭赫然在列。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天合泰富持有的博纳德投资股份,在2000年3月转让给了中国电财。但当年11月,中国电财又把这部分股份转让给了海南洋浦富华投资有限公司。后者指向一名美籍女商人李玉玲和鲁能集团。吊诡的是,陈兴铭始终代表前述三家公司在博纳德投资的相关文件上签字,直到其外逃前6个月的2001年年底。
在随后长达10年的时间里,博纳德投资的股东变更了十多次,并从原来的诸多法人股东,变成了一个个自然人股东。但细究这些自然人股东的身份,会发现与黑龙江电力、中国电财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在博纳德投资内部股东变化的10年中,通过增资、转让等方式,其所持有的北京信威股份也持续飙升。到2011年8月,持股比例达到69.43%的顶峰。除此之外,当时分别持有北京信威10.56%、10.41%股份的乾宽科技、北京信安杰投资公司,均为博纳德投资的关联公司。北京信威剩余的9.6%股份,由大唐控股持有。
也就是在持股最多的2011年8月,博纳德投资及其关联公司,将持有的总计90.4%的北京信威股份,"分配"给了21位自然人。信威集团现在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靖,就是在这一次"分配"中出现,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在此后迅速上演了拿下柬埔寨大单,拯救当时濒临破产的北京信威的"好戏"。
从2011年8月到2014年借壳上市前夕,一些机构投资者开始进入北京信威。而上述21位自然人股东中,一些人开始做"股权转让",并最终形成了37位自然人投资者的格局。
部分人士的身份,通过调查依然有迹可寻。比如一名叫"王庆辉"的投资者,是博纳德投资创立至今的法人代表,也是信威集团的前十大股东之一。王庆辉早年曾任职于中国电力信托投资有限公司。
比如投资者"吴健",持有信威集团353.51万股,估算市值为5712.85万元。吴健对外披露的身份是,曾为重庆市电力公司驻京办副主任。但其另一个身份,是章钢柱的妻子。而章钢柱曾在黑龙江电力、中国电财等公司任职高级管理人员。
再比如前述78岁的老人汪安琳,她在2013年1月从一位叫王开元的投资者处,以4元/股的低价受让了北京信威股份。而同一时间投资机构买入北京信威的价格是79.2元/股。汪安琳也在王开元名下的多个公司"任职"。
尽管无法获知汪安琳的真实身份,但王开元曾为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电力的副总裁,而亚洲电力的高层管理人员中云集了大量黑龙江电力的人马。
需要指出的是,前述信威集团的37名自然人股东中,13人的股份已经于2015年9月10日解禁,剩余24人的股份将于2017年9月11日解禁。
而2015年9月10日解禁的这一批股份中,许多股东选择了"减持"。除了杨全玉套现41亿元外,重要股东王勇萍已经连续4次减持,其套现金额估算有2.28亿元;王庆辉套现约1.73亿元;吕大龙套现约1.24亿元。其余股东因少于5%持股,操作无需经上市公司披露,网易财经无法获知减持套现具体情况。
统计数据显示,信威集团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已经从2015年9月10日解禁之前的77.84%,下降至2016年9月30日的61.73%。
而在神秘股东频频套现的同时,信威集团的散户数量却在成倍增长。根据统计,公司股东数在2014年12月31日为1.16万户,而到了2016年9月30日则上升到13.09万户。
实际控制人王靖真相除了鼎富投资、宝丰黄金两家公司外,王靖还注册过"中国新华国安科技有限公司",但于2013年被香港政府部门除名而解散。王靖在香港的公司均为"皮包公司",通过租赁代理公司的"格子间"充当办公场所。
在信威集团造就的诸多神秘富豪中,最知名的莫过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王靖。
根据媒体报道,王靖曾在多个国家有过"大手笔"投资,包括2012年投资额为500亿美元的尼加拉瓜运河项目、2013年投资额为100亿美元的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但这些项目,用信威集团员工安澜(化名)的话说,"无一例外都不了了之"。
"尼加拉瓜总统奥尔加特的儿子,曾经到信威集团总部追债。" 安澜告诉网易财经他曾亲眼看到的一幕,称"王靖看上去并不像真有那么多钱"。2015年,信威集团曾被曝拖欠尼加拉瓜运河项目服务公司20万美元工程款,引发工人罢工。
安澜称,已经有不少信威集团的现员工、前员工对王靖的身份及其投资状况心生疑虑。但在外界看来,王靖的这些巨额投资,成了上市公司信威集团极佳的"市值管理",并引发了包括国内外媒体、学者对王靖背景的揣测。
王靖究竟是什么来历?
王靖的履历及其财富来源,一直像一个谜一样


网易财经调查发现,王靖自1990年代末,至2011年成为信威集团董事长前,主要有两个居住地址:一个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永顺镇,另一个则在北京市丰台区方庄,两处均为普通商品房。
"王靖九几年买房搬来这儿的,零几年搬走了。他不爱说话,经常坐小区门口的黑车。那时候他女儿还上小学。有一回我问他女儿你爸爸老这么晚回来是做什么的?他女儿说是娱乐行业。搬走之前,王靖和他老婆离了婚,现在女儿跟着妈妈。"王靖早年住在永顺镇时的一位邻居告诉网易财经,"我们也是后来看新闻,才知道王靖发达了。"
网易财经未能查到王靖从事"娱乐行业"的具体情况。在王靖对外披露的履历中,这一时期他是"昌平养生学校校长"。不过一位信威集团前员工透露,"昌平养生学校,其实就是个洗浴中心。"
大约在2005年左右,王靖搬到了方庄。在距离方庄地铁站不远的一个普通小区内,王靖购买了顶层一整层四套住房,将房屋打通,并在楼道内安装了大量摄像头。这栋楼里的邻居们,几乎都知道顶层这家"装神弄鬼"的住户。
"你找顶楼啊?他们不会给你开门的。"一位女性邻居皱了皱眉头,对网易财经说,"这家人在门口装了好多摄像头。就这么个住法儿得有十年了。"
这位女邻居说,目前居住在顶楼的为王靖的弟弟和弟媳。"早些年的时候老太太(指王靖的母亲)住这儿,老大(指王靖)有好些年没见着了。老太太搬走以后,就是老二(指王靖的弟弟)一家住这儿。老大是干什么的,还真不知道。"
网易财经通过顶楼的对讲门铃与里面的住户取得了联系。一位女性在听说希望了解王靖情况时,停顿了几分钟,说"我不认识这个人"。不过,上述女邻居向网易财经确认,回应对讲门铃的正是王靖的弟媳。
事实上,在成为信威集团董事长之前,王靖的经历几乎无人知晓。此后披露的王靖履历,显得模棱两可,前后矛盾。
北京信威在2012年曾发行"12信威债"。网易财经掌握的北京信威《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彼时信威对刚刚上任董事长不久的王靖在2010年之前的经历介绍为:"先后就职于厦门远东国际贸易公司、中国远东国际贸易总公司、深圳中远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不过这段履历随后迅速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1997年1月至1999年12月任北京鼎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1999年12月至2003年10月任香港鼎富投资集团董事长;2003年10月至2006年12月任北京盈禧建筑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6年12月至2011年2月任香港宝丰黄金有限公司董事长;2006年12月至今任柬埔寨王国亚洲农业发展集团董事长"。
而王靖在2013年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将上述履历概括为"在香港学习金融投资,在柬埔寨开金矿"。
网易财经从香港企业查册中心调取了全部登记在"王靖"及"wangjing"名下的公司名册,经过与身份证号、护照号等信息的交叉对比后发现,除了前述鼎富投资、宝丰黄金两家公司外,王靖还注册过"中国新华国安科技有限公司"。这个看上去颇具国资色彩的公司成立于2009年,实际仅有王靖一名股东,实缴资本为0。2013年,该公司因被香港政府部门除名而解散。
网易财经通过实地走访发现,上述王靖在香港的公司均为"皮包公司",通过租赁代理公司的"格子间"充当办公场所。
至于王靖2006年之后任职的"柬埔寨王国亚洲农业发展集团",网易财经未能在柬埔寨工商部门处查询到企业记录。不过,根据信威集团的信息披露,该农业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瑞尔,由王靖100%持有。瑞尔为柬埔寨当地货币,根据汇率,2000瑞尔不足0.5美元。
一位在柬埔寨经商多年的人士告诉网易财经,在柬埔寨开矿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赚钱。由于很多矿开采出来后无法精加工,根本出口不了,只有一些金矿可以零星开采,但量也不大。
王靖在2010年之前的真实履历是什么?他在香港与柬埔寨的公司到底从事什么业务?最为关键的是,他当初拿下信威集团控股权的8800万元资金究竟从何而来?截至发稿,网易财经未能从信威集团及王靖本人处得到答案。
但有一件事情非常清楚,那个昔日籍籍无名的普通人,已一跃成为万众瞩目的富豪——王靖持有的信威股份,将于2017年9月11日解禁。按照估算,市值高达162.76亿元。



[fly]
人言事事无求方自在有道无畏进取才随心
人言智在激流勇退有道巅峰处才有风景绝佳
[/fly]

军衔等级:

  超级版主

注册时间:
2005-12-21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16-12-23 13:15:48 |显示全部楼层
水好深啊,速看,不看就会被和谐了。
[fly]
人言事事无求方自在有道无畏进取才随心
人言智在激流勇退有道巅峰处才有风景绝佳
[/fly]

军衔等级:

  上校

注册时间:
2008-5-18
发表于 2016-12-23 14:07:58 |显示全部楼层
他当初拿下信威集团控股权的8800万元资金究竟从何而来?
这人明显是个白手套,背后的控制人是谁?

军衔等级:

  四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4-9-2
发表于 2016-12-23 16:32:06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水有点浊,看不出深浅。

军衔等级:

  中尉

注册时间:
2009-8-11
发表于 2016-12-23 16:46:18 |显示全部楼层
电信诈骗?股市诈骗?

点评

非洲大红脸  像情治系统互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2-24 21:41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05-10-10
发表于 2016-12-23 16:59:09 |显示全部楼层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05-10-10
发表于 2016-12-23 16:59:52 |显示全部楼层
水太深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6-12-15
发表于 2016-12-24 13:57:08 |显示全部楼层
水深的看不懂

军衔等级:

  大校

注册时间:
2005-10-13
发表于 2016-12-24 21:36: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非洲大红脸 于 2016-12-24 21:40 编辑

他玩的都是通讯行业玩烂的把戏。在通讯业翻天覆地好好查查,我估计能查出人类历史上最惊人的骗贷案。

点评

zgq_hh  26有这么深的内幕啊,看来确实应该好好查查。红脸你立功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2-24 22:14

军衔等级:

  大校

注册时间:
2005-10-13
发表于 2016-12-24 21:41: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TYMING 发表于 2016-12-23 16:46
电信诈骗?股市诈骗?

像情治系统互掐。

军衔等级:

  大校

注册时间:
2011-2-3
发表于 2016-12-24 22:14:19 |显示全部楼层
非洲大红脸 发表于 2016-12-24 21:36
他玩的都是通讯行业玩烂的把戏。在通讯业翻天覆地好好查查,我估计能查出人类历史上最惊人的骗贷案。

26有这么深的内幕啊,看来确实应该好好查查。红脸你立功了

军衔等级:

  三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6-2-22
发表于 2016-12-24 22:47:51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分析一下,不一定对,就是乱点鸳鸯谱。
1, 信威拿下的所谓 柬埔寨全业务运营牌照,是各假牌照,包装好了以后给银行和中信保。
2,30亿的合同与PO里面,27亿伪造的,用来做单据骗贷。只要拖着找借口不验收,戏就能演下去。
3  这里面杂七杂八的股东和什么技术总负责人都是屁屁,推动这个鬼磨盘的,只有CFO和董事长。CFO是直接变魔术的,拿下他即可知道里面的鬼机关。
4 作孽太多,估计要还了,一帮电力背景的人是操盘不了电信项目的,里面有资深电信资本运作背景的高人指导和利益相关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合作伙伴:Qualcomm |网站地图  

GMT+8, 2017-8-20 06:25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7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